游戏很冤枉,但“枪击案”这口锅却要永远背下去!

游戏智库 2019-08-13 1.1k
枪击案的锅让电子游戏来背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据悉,美国沃尔玛下架了所有暴力游戏制品,讽刺的是,超市中的枪支依然躺在货架上。

毋庸置疑,枪支暴力始终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痼疾,近些年,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爆发率要远远高于全球其他国家。8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接下来的5天所有政府大楼降半旗,其原因就是向得克萨斯州与俄亥俄州枪击案中的遇难者志哀。

据美国《纽约时报》等美媒报道,当地事件3日,一名21岁的白人男子手持AK-47,对手无寸铁的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居民进行“无差别射击”,此次事件造成22人死亡,26人受伤。此时发生还未过去24小时,当地时间4日凌晨,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又发生一起枪击案。身穿防弹衣的蒙面枪手在该市一处很非常受欢迎的娱乐场所开枪,30秒内,9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枪手随后被警方击毙。


枪击案的发生令人痛心,但令人“痛心”的不止于此。在上述两个事件发生后,美国社会的舆论导向有些跑偏,又一次将导致枪击事件这口锅扣在了游戏身上。

“习惯性”背锅

早在2012年,特朗普就曾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之后怒怼“游戏暴力”,他在推特上写到“游戏暴力和称颂必须被停止,它正在制造怪物”。不同于个人发表观点。2016年,游戏直接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彼时美国史上最严重枪击案——奥兰多枪击案刚刚发生不久,行凶者为29岁的美国公民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案件结束后,通过对幸存者的调查,这一事件被定性为ISIS策划的严重恐袭事件。尽管已经定性,尽管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这位年轻人曾有过游戏经历,可美国国内还是有很多声音认为暴力游戏在美国此次枪击事件中起到了促进的作用。


共和党领导人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作为一个坚守传统的保守主义政党领袖,他始终对枪支管控讳莫如深,且延续着未当总统时的观点,多次将枪击事件频发的原因归结到电子游戏的身上,甚至不惜将游戏公司的高管们请到白宫开会。

2018年2月14日,美国佛罗里达帕克兰高中发生枪击案,此案造成17人死亡。帕克兰高中枪击案的出现使政府对游戏的谴责从舆论落实到实际,当时罗得岛州议员罗伯特·纳多利罗三世提交了一项草案,向M级并带有暴力元素的游戏征收额外的“暴力游戏税”免征收的钱则将用于改善精神科医疗服务以及用于学术机构的研究经费。

而最近两起枪击案的出现仿佛一颗惊雷炸响了所有共和党人的神经,特朗普在近期的白宫讲话中说:“我们必须停止在我们的社会中颂扬暴力,比如现今常见的一些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电子游戏。”他觉得:“现如今,年轻人很容易受到颂扬暴力的文化的困扰,并深陷其中。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停止或大幅减轻这种情况”。

特朗普讲话的前一天,美国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也发表了相关内容的发言,“我们或许早该发现这一点了。电子游戏中存在向其他人开火之类的毫无人性的设计……我一直担心这会成为未来一代,或是其他人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埃尔帕索枪击案发生地德克萨斯州的副州长,共和党人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也在8月4日在某节目上表示,“我们一直都有枪支,我们之中总是会有坏人,但是什么导致了如此轻率的枪击事件呢?我认为是电子游戏行业教会了年轻人如何去杀人。”他甚至直接点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使命召唤》的名,该游戏在埃尔帕索枪击案枪手发布的种族主义宣言中曾被提及。

凯文·麦卡锡在电视上发表意见

“反对派”不在少数

从上述内容也能够稍稍感觉到,共和党人的言论过于避重就轻。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在8月6日发推称:“地球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精神病人,地球上其他几乎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电子游戏玩家,区别点在于枪支”。

政府的一系列言论引发了游戏厂商大佬们的集体反击,前任天堂美国总裁雷吉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图,图中显示国家的游戏人均收入与一年内枪击致死数的对比,其中游戏人均收入越高的国家枪击案死亡人数越少;只有美国除外,并表示facts are facts(事实不容否认)。


R星母公司Take-Two CEO Strauss Zelnick在财报上表示,这些无意义的悲剧令人厌恶和悲伤,但仅仅把这一切让电子游戏来承担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也是对受害者和其家人的不尊重。全球都在消费电子游戏,而枪支暴力却是美国独有,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值得深思。

这口锅真的要游戏来背吗?至少从案件本身进行分析答案是否定的。据悉,俄亥俄州枪击案的枪手是一名24岁的白人男子康纳•贝茨(Connor Betts),他所射杀的9名受害者中,3人是白人,6人是黑人。此人生前友善,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目前是一所社区学校的心理学系学生,也未曾和警察打过交道。据身边人透露,此人从未说过暴力、种族歧视之类的话。总的来说,这场枪击案的动机有些隐蔽,案情还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给随便定性,此事的确有失偏颇。


况且,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电子游戏会导致枪击案。此前《今日美国》的一篇报道里,维拉诺瓦大学的心理学家里克·马基(Patrick Markey)给出了专业向的数据予以反驳。报道中他写道:依照研究和数据显示,80%的枪械袭击者基本对电子游戏毫无兴趣,处于一种危机意识这种(批判和抵制暴力游戏的)说法是可以理解的,问题就在于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数据,都无法支持这种理论。

无解的“发泄口”

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将造成枪击案的原因归咎于游戏,或许真的像游戏业界认为的那样,电子游戏只是为了转移美国舆论焦点而被选中的一只替罪羊。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推特上“电子游戏不应该成为替罪羊”的词条也曾成为一大趋势。诚然,在游戏分级如此严谨的美国,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怪罪到游戏身上,至少不能只怪罪于游戏。


游戏行业成为暴力恐怖事件的替罪羊一事并不鲜见。2016年的德国慕尼黑枪击案,使得“封禁所有暴力游戏”这一议案被德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德国游戏行业因为这一次恐怖袭击事件而大受打击,而本应受到追责的德国内政部长以及一众官僚,则因为提交“封禁游戏”提案而成功转移了舆论视线,最终相安无事。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渊源、宪法规定、利益集团推动等原因,美国禁枪一事是不现实的。那么只能从其他方面规避枪击案的发生。除了持枪这一主要原因,枪击案的发生存在诸多客观原因,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对孩子心理成长方面的影响,地方经济不同导致治安状况不同、民众对于枪械是否存在危机意识等等。


为何美国三番五次的将枪击案和游戏产生联系,主要原因就在于在舆论上甩锅给游戏能够迅速转移社会矛盾,而且日后处理也比较方便。比如适当增加游戏厂商的税收,修改分级制度,限制游戏能够呈现的内容等。而相比以上,其他问题处理起来要困难得多,美国更趋向自由市场经济,地方经济存在差异的问题很难靠联邦政府的干预去弥补;教育方面,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都很难规避孩子在心理发展上出现偏差,况且美国的心理医生也不在少数;至于民众提升危机意识,此事所要耗费的精力也属于国家级别,想要达成非一日之功。

况且美国社会舆论对于游戏也并非全方位认同,很多家长不赞同孩子把时间浪费在游戏上,况且这些游戏或多或少会带有一些暴力元素,在很多国外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做一些同龄人会做的事才是正常童年的标志,所以让游戏来背锅也适当释放了家长对于游戏的怨念。

结语:

电子游戏是冤枉的,或许这一观点很多人都清楚,包括游戏公司大佬、包括共和党人、甚至包括部分民众。但此问题在美国或许已经成为了一个必然现象,当游戏的出现能够成功转移舆论压力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在枪击案发生之后把游戏拉过来作为舆论的缓冲。很遗憾,枪击案这口锅,游戏或许将永远背下去。

来源:游戏智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