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持续3年的“吃鸡”,终将继续进行(下)

作者:牛旭 触乐 2019-10-09 1.4k

“吃鸡”游戏之间的竞争,也像是一场“大逃杀”。

端游“吃鸡”热潮红火,手游市场早就看在眼里。还没等蓝洞拿出什么实际动作,国内一众厂商已经纷纷加入手游“吃鸡”的决赛圈,以免费游玩的低门槛,配合改变有限的“大逃杀”玩法,正式开启手游圈“吃鸡”。

抢先推出,然后差点被人忘掉的《小米枪战》、和“终结者”系列关联有限的《终结者2:审判日》、同样以“军事演习”为背景却没能“活”过《和平精英》的《光荣使命:使命行动》、还有同样叫“行动”的《荒野行动》……

你可以在某一款“吃鸡”手游中找到“共享单车”或者写着“疏通下水道”之类字样的面包车,然后,在另外一款手游中找到等同于“白给”的低智能机器人玩家,还有那些五颜六色、少男少女风格的付费皮肤……手游射击游戏玩家迎来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春天。

《终结者2:审判日》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吃鸡”手游的春夏

在“吃鸡”手游遍地开花的日子里,玩家选择够多,流动性也强。“吃鸡”注重社交和合作,尤其是手游,更注重一起玩的乐趣,玩家们会搭帮结伙前往这款游戏,就能相互通知,集体前往另一款游戏,反正下载本身不花钱,哪个新鲜就玩哪个。

火热总是短暂的,匆忙投入市场的手游里往往存在最容易击败的机器人,以及为了吸引新玩家特别定制的“机器人局”,也就是玩家在游戏中的第一局总能稳定“吃鸡”,但除此之外,谁也没能拿出什么“干货”让玩家保留下来。

免费玩、皮肤收费的盈利模式照搬了射击网游的老路子,有些游戏通过轻快鲜明的画风吸引玩家,更多的则有一天过一天,当玩家流失太多时,一些“吃鸡”手游的服务器里大多剩下的是机器人玩家,后知后觉的玩家骂一句街,也得离开。这时候,就会有人说出“这游戏‘凉’了”——一款手游的“死亡”,先从玩家嘴里开始。

2017年9月,彭博社采访了《绝地求生》的设计师布伦丹·格林,并花小篇幅介绍腾讯和蓝洞正尝试着达成合作。11月,这条信息坐实,腾讯正式与蓝洞达成战略合作。《绝地求生》在PC端的国服很快被“安排上”,游戏中开始出现相关预约奖励的选项。腾讯光子工作室群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天美工作室群的《绝地求生:全军出击》在来年2月上线了,一时间,大量玩家迅速预约。

腾讯重推两款手游的正版属性,甚至把“正版”二字直接放在应用图标上,这或许的确打动了手游玩家难以捉摸的内心。测试阶段没有内购、微信和QQ还让组队更加便捷,同一个起点的两款手游,最终只有《刺激战场》被人记得最深。今年5月8日,《全军出击》和《刺激战场》全都“测试结束”。同一天,《和平精英》诞生,付费皮肤、季票模式很快加入到这款免费游戏中。

《和平精英》宣布公测

在国内,手游“吃鸡”的经历远比端游幸福。增添了国内特有的社交功能后,“吃鸡”变成了社交网络中的关键词。2017年前,你可能会看到那些主打网络恋爱的软件上写满了“王者求带”,2017年后,就变成了“刺激战场求带”。人们在网络上对于爱情的诉求从没变过,变化的只是话题和接触的由头,而射击游戏就算变成手游,没有变化过的顽疾还是外挂。

某些情况下,你可能会怀疑。为什么同样是用两只手、10根手指头打手游,偏偏对面的家伙从刚车上下来,一秒钟内就隔着800米直接就把我头打爆呢?你也可能会困惑,手机上不应该有外挂吧?我Root一下还得折腾几个小时呢。

史蒂芬·乔布斯曾说:“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手游外挂制作者说:“除草、大鸡腿、开启无效请点清楚(清除)异常数据。”


在闲鱼上显示的外挂信息已经随着官方控制难以搜到,不过贩卖者总能找到关键词的漏洞

对于外挂,如果说各大手游厂商“不作为”和“没努力”那肯定不客观,从看得到的封号公告,到看不到的技术手段更新,就连外挂贩卖者也得夹起尾巴,说一句“不封号是不可能的。”只可惜,防守是最被动的选择,我们还会看到外挂,也还不知道它何时才能绝迹。

奇思异想总是美好的

“百鸡宴”的主菜量大又“耐吃”,就算风评较差,也不影响玩家们沉浸在其中接连投入几百上千小时。我们现在还能时不时看到《堡垒之夜》新的大事件,以及视频播主们对着它惊叹和欢呼的消息;玩家们会为某一支《绝地求生》电竞队伍夺取好成绩开心到在朋友圈里手舞足蹈;说《Apex英雄》“死了”的人,很可能只是再没打开过橘子平台。主菜终归会腻,好在还有很多厂家擅长调制自己的独特“料理”,将“吃鸡”和其他关键字组合,你会找到这些标新立异的“配餐”。

《全面吃鸡模拟器》(Totally Accurate Battlegrounds)没有官方中文译名,你可以按照直译称呼它为“完全真实战场”,但这是开发商Landfall的自嘲。这款从骨子里透着挥洒自我的游戏提供了一个绝对与真实没关系的游戏体验,游戏中玩家扮演的是一群软绵绵的“橡皮人”,空降不需要伞包,对枪不需要枪法,用“双持防爆盾”“消音火箭筒”,或者是冷兵器直接糊脸,才是这款游戏正确的“打开方式”。《全面吃鸡模拟器》符合Landfall一如既往的娱乐至上,也收获了玩家好评。

完全不正经的游戏体验

假如你厌倦扮演“两脚兽”,在《动物大逃杀》(Super Animal Royale)里,你可以把自己代入小动物的视角,以2D俯视角射击的操作方式,和其他可爱的小动物一起跳广场舞,或者钻进仓鼠球里把其他挡路的家伙撞飞。

还有“武侠吃鸡”(《武侠乂》《虎豹骑》)、“VR吃鸡”(知道名字你也不会去玩)、“俄罗斯吃鸡”(《RUSSIA BATTLEGROUNDS》),甚至是“水下吃鸡”(《潮汐之王》),或者“拉屎吃鸡”(《SCUM》)。核心玩法仍旧是搜索、跑图、胜者为王。几乎每一款“吃鸡”游戏的配角们都只是在现有框架上添加了一些特色内容,真正像《堡垒之夜》那样成功的追随者少之又少。现代化武器或成为刀枪剑戟,或变作水下步枪,至于护甲和血药……把它改成铠甲和速效救心丸,它们也都还是护甲和血药。

哦,如果你担心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元素,那么水底下的大鲨鱼绝对能把你突然吓尿裤子

在“俄罗斯吃鸡”里,玩家可以豪快地饮下伏特加来回血

“吃鸡”类游戏纵然有自己的独特滋味,但那些核心玩法之外的东西终究只是配餐。我们曾对《尼内岛:大逃杀》(Islands of Nyne:Battle Royale)怀抱希望,但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它都成问题。在《绝地求生》《堡垒之夜》这类大游戏的影响下,许多游戏想再现“吃鸡”的一夜爆红基本没戏。

搜一搜Steam平台上的“大逃杀”标签你就会发现,厂商从来不缺少富有创意的尝试,像《绝地求生》那样曾经不完整且充满问题和Bug频发的游戏并不少,它们看上去可能大有可为,只是没有那样多的玩家涌入其中,让开发者有足够资金去扩张和改善自己。

未来出现“鸡吃鸡”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对于一些大厂来说,与其使用一个满大街都有的玩法,还不如把这个玩法加入到自己现有游戏内容里。于是《反恐精英:全球攻势》推出“吃鸡”模式,“使命召唤”系列的新作启用“大逃杀”做新作主要内容,《战地5》不再担心“玩家玩不过来”,推出名为“火风暴”的“吃鸡”模式。就连原本跟“吃鸡”靠不上边的俄罗斯方块(《Tetris 99》)和策略游戏《文明6》,也先后拥有了“吃鸡”模式。这些游戏模式都有自己的特点,只是多人较量、1人夺冠这种基本规则,用“吃鸡”形容起来方便一些。

《文明6》的“吃鸡”模式“红色风暴”

通过热门模式吸引到新玩家的作用可能有限,但大量“吃鸡”模式的引入,至少让现有玩家能够体验一些新鲜模式,这种做法虽然跟风,倒是也有可取之处。比如拥有“中世纪吃鸡”元素,却不是因为“吃鸡”模式被人记住的《雷霆一击》,一开始就自带“吃鸡”,但它更像是一个“噱头”和一个不同的体验,绝对不是游戏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结账买单

不只是直接投入游戏,通过以游戏为素材进行二次创作,“吃鸡”还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产业链”。有人利用游戏中的热门道具或人物形象做模型,或是贩售背包、打火机、相关服装和挂坠——不管有没有授权。受到玩家硬件需求的影响,“吃鸡电脑”和“吃鸡配置”以及“吃鸡显卡”也层出不穷,因为正好碰到“挖矿”潮,连显卡的价格也连带上涨,而这些,都能算是“吃鸡”供养起来的实体产业。

那些质量低劣的“吃鸡”整机曾经坑害过不少想要更新设备的玩家

“吃鸡”热潮同样也供养了一批自媒体和公众号,它们的内容不再局限于《绝地求生》本身,当游戏本身热度下降,“有趣知识”挖掘殆尽时,它们开始报道电竞或者是其他突然火热起来的“吃鸡”游戏。同理,还有各种因“吃鸡”而走红的数据记录应用,以及不同种类的网游加速器。

格林可能不会想到,自己的硬核军事游戏会给遥远的东方人民带来如此丰富的网络文化,同时带给自己数不清的真金白银,以及一个新形成的“游戏鄙视链”,甚至还养活了一大批外挂贩子。他应该也没能预料到,自己的杰出作品会在中国市场手游化的过程中遭遇如此曲折的经历,不知道自己游戏中会出现许多“可爱风”的皮肤——整个游戏和他最初设想的那个样子已经有很多不同了。有的玩家憎恨它们,认为这些游戏已经彻底脱离了“吃鸡”本来的样子,但那“本来的样子”也只是他们认为它“应该有的样子”;有些玩家对任何“吃鸡”游戏都爱不释手,因为它们中的一些东西确实满足了自己,即使打动他的可能仅仅是其中的社交属性。

“大吉大利,今晚吃胡萝卜!”

结语

好比一切依附或存在于互联网上的东西,一种思想、一个人设、一部影视剧或是文学作品,还有无数同类型游戏,从走红那一刻起,它们就不再拘束于某种存在形式,或“理应”属于某种风格,它可以是任何东西,被改写成任何模样,只要还有一个人需要它,这些变化的存在意义就不能否定。我们也该感谢这些存在形式,它给不同玩家带来了很多乐趣和回忆,这是游戏这个事物本身应该带来的东西之一。

你可以说是蓝洞是“吃鸡”热潮中的赢家,它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变得尽人皆知,还拥有了电竞产业。你也可以说《堡垒之夜》是赢家,这一款游戏养活了整个Epic游戏商店,后者现在通过每周赠送游戏以及独占作品来和Steam平台争抢玩家资源。

从2017年末开始,这场持续3年的“百鸡宴”带来了美食,也奉上过不少糟粕。如今回头来看,这场“大逃杀”的结局已经注定。最先跳下飞机的人们早就胜券在握,其他试图争夺市场的厂商,单纯以一个稍加改进的玩法作为卖点,注定只是给玩家增添一些话题和乐趣,而无法让自己重现《绝地求生》的辉煌之路。

幸运的是,不管是在“吃鸡”频出的时候,还是现在,或者未来,在无数厂商的助力下,“大逃杀”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多种可能的主流玩法,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以“吃鸡”为主,或自带“吃鸡”玩法的游戏出现,所以真正的胜利者其实仍旧是玩家——不管别人如何看待我们喜欢的游戏,都无法剥夺我们已经拥有过的快乐时光。

上篇:这场持续3年的“吃鸡”,终将继续进行(上)

作者:牛旭  
来源:触乐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OvkUpLe-YMmgaAdB_Ixr3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