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基础知识:“学徒”角色的设计特点

作者:李红袖 青花会游戏百科 2020-06-23 3.5k
在游戏、动漫、影视、小说等作品里,“学徒”类的角色经常出现。对于那些善于拓展和维护自己IP的公司来说,“学徒”类角色的出现还会引出他们的导师或是学校,有时还会引出他们的同学,这些都是能让作品世界观更加丰富,还能够增补角色数量的有效手段,大的公司甚至还会专门制作相关的衍生作品,讲述相关故事的外传,或者是讲述学徒学习背景的前传。

除了能给整个IP注入活力,丰富产品线以外,学徒角色在游戏中还有可能承担重要的职责,甚至可能是主角级别的人物,这样的故事很多时候会采用两条线索进行叙述,一条线索是该名角色在艺术作品中的探索与冒险,可能还会跟他的身世背景有一些关系;而另一条线索则是这名角色在学校中或是跟随导师的学习过程,《哈利波特》的前几部小说就是用此方式来进行的,主人公除了需要对抗邪恶的伏地魔和食死徒以外,还必须面对霍格沃兹魔法学校里的各项课程,课外活动以及期末的考试。


本次要向大家介绍的就是,游戏中“学徒”角色的设计特点。

一、游戏中学徒角色常见的人际关系

“学徒”是游戏里人际关系较为固定的一个群体,至少相比“骑士”“游侠”“女王”这样的角色来说是这样,很多游龄比较长的玩家在看到游戏里出现了“学徒”类型的角色,潜意识里都能够快速脑补出他们背后可能存在的人际关系,比如“后续肯定会有什么样的人出场”“这个学徒人物可能会给你什么样的任务,涉及什么样的剧情”等等,所以“学徒”类角色作为配角在剧情里要让他们出彩需要编剧有非常深厚的功底,否则很容易就会让剧情落入俗套。通常来说,学徒类角色在游戏中常见的人际关系刻画有3类。

第一类,学徒角色与其导师的关系。没错,当我们在游戏里看到某个人物的名字是“学徒XXX”,或者是人物自我介绍时称自己是学徒的时候,大多都会提到自己的导师是谁,在一些游戏中,如果学徒角色不是主要人物,那么制作组可能会直接把他们放置在其导师的身边,以此来解答“导师是谁”的问题。比如在《地牢围攻2:破碎的世界》中,我们会遇到一对树精灵铁匠“学徒特莉努”和“工匠珊恩”,由于她们俩只是普通的NPC并不算是推动剧情前进的关键性角色,所以制作组把特莉努和珊恩放在了同一个屋子里,当然了这间屋子也只有她们两人,这样就可以很直观地表现出学徒特莉努的导师是谁。

《地牢围攻2》中的“学徒特莉努”和“工匠珊恩”

大多数时候,游戏里的导师都代表着“传统”与“经典”的手艺、知识、力量,根据这一点,如果故事后续导师的学徒将要成长为游戏世界里的主要人物,或者是要把这名学徒塑造为一个英雄角色,那么这名学徒所要代表的就是建立在其导师经典、传统知识基础上的新生事物,并且还代表着希望与突破。因为在大多数的传说故事中,英雄的存在都是为了去发现与保护新的事物,终结老旧的事物。比如忒修斯杀死米诺陶诺斯,终结了克里特殖民地向牛头怪进贡童男童女黑暗岁月,开创了一个更加自由、适合人们安居乐业的新时代;唐三藏前往西天取经终结了大唐仅有小乘教法的时代,拥有真经的大唐可以将亡者顺利超度。

忒修斯与米诺陶诺斯的战斗

在游戏中也是如此,《魔兽世界》中的萨尔就是一个例子,他的导师是盲眼萨满德雷克塔尔,但是萨尔后来的表现远远超过了他的导师,在《大地的裂变》这部资料片中,他力量上已经成为了“艾泽拉斯的守护者”,在对阵死亡之翼一战中担任主力;而从人物经历上来说,萨尔在《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时期团结牛头人和暗矛巨魔成立了新的部落,并且修建了宏伟的城市“奥格瑞玛”,在前作《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中他和格罗姆·地狱咆哮在屠魔峡谷联手击败了曾经控制兽人族的深渊领主“玛诺洛斯”,可以说萨尔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的表现都配得上“英雄”的称号,很明显他已经超越了导师德雷克塔尔,这就是一种对传统的突破,同时对新事物的探索与守护。在很多游戏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如果学徒角色是游戏中的核心角色,甚至本身就是主角,那么他在后续故事里很大概率会成长为超越自己导师的人物。

德雷克塔尔(左)和他之前的学徒萨尔(右)

但是对那些非核心层面的学徒角色来说,他们在游戏中的目标就仅仅只是简单的“掌握导师的技艺”而已,设计组很少会给这种较为“边缘”的学徒角色安排“自我突破,超越导师”这样的情节,导师大多数时候只是他们学习和追赶的目标而已。比如《KOF》系列中的矢吹真吾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他在剧情里可以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游戏中他的动作和台词也让很多人觉得他是个搞笑型的话痨角色,而他的导师又刚好是《KOF》系列里的核心角色,很多代作品的主角——草薙京。所以很遗憾,矢吹真吾在力量上面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突破,在故事里他也无法去推翻任何邪恶的上古BOSS(比如大蛇和斋祀),所以他很难为了新世界的诞生(也就是除去旧灾祸的世界)而做出贡献。矢吹真吾一直以来的设定都是不断追寻草薙京的学徒,想要拥有接近草薙京的力量,但很可惜,他连火焰都无法自由控制,荒咬毒咬只有一式,甚至陇车三连踢还不能踢上天。虽然我们会觉得矢吹真吾这个角色有一丝不幸,但这就是游戏里非核心“学徒”角色的常见情节。

《KOF》中地矢吹真吾是典型的“边缘型学徒角色”

此外,由于游戏相比电视剧、小说和动画,文本容量显得非常不足,所以有的可以压缩文本容量的设定方式也很常见,比如学徒角色的父母由于某些原因(比如死亡或者是主动遗弃)与角色早早分开,之后角色的导师收养了他,于是身兼导师和父母的职责。在中国经典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里,主角令狐冲就是一个例子,小说全篇没有给他的父母太多篇幅,取而代之的是从小将他养育大的师父岳不群和师母宁中则,师父和师母此时不仅是他的导师,也是他的父母。游戏里同样有这样的角色,比如《英雄联盟》中的薇恩,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父母双亡,在那以后她只身前往弗雷尔卓德拜师学艺,在充满艰辛的旅途中,她找到了一名叫“弗蕾”的萨满作她的导师,在那之后弗蕾除了教她作战的技巧以外,还对她十分呵护,不仅充当了导师同时也充当了她的双亲。

《英雄联盟》里薇恩的导师弗蕾算是兼任了她的父母

这样的处理方法有点是可以把角色的教育和家庭背景合二为一,极大程度地节省了叙述角色背景所需的文本空间,在剧情上又能进一步增加导师和学徒之间的感情,如果玩家表现出对学徒角色家庭背景的兴趣,也可以在后续通过漫画、小说等周边补充,甚至是专门出一款外传游戏补完。

第二类,学徒角色与父母的关系。一般来说如果一名学徒角色除了和导师的关系之外,制作组还对他的家庭进行刻画,那就意味着他十有八九是整个游戏的核心角色之一。因为就像刚才说过的那样,除了学徒受训、学习、修行的历程以外,他的背景、血统和拜师之前的经历也都会被展现出来。如果说导师对学徒的影响是后天塑造,传授知识和技能,甚至是挖掘其潜能(比如《DOTA2》世界观里水晶室女对冰元素的掌控天赋就是她的导师——一个居住在蓝心冰川的寒冰法师所发掘出来的),那么父母给予他的就是种族、外表、天赋等先天上的特征。

当然,除了之前提到的,导师兼任学徒角色的父母之外,学徒角色的父母本身也可以作为他们的导师。典型的例子就是《KOF》里坂崎琢磨是坂崎由莉的父亲,同时也是她武学上的导师。

坂崎由莉(左)在武学上是她老爸(右)的学徒

第三类,学徒角色与同学的关系。学徒型角色在游戏中与同学们的关系有时候刻画较少,因为“学徒”这个身份在游戏里主要是表达这名角色目前能力上暂时没有出师,还有继续学习和进步的空间,而具体跟谁学习则不得不引出“导师”“学校”这样的角色和场景,但对此来说“同学”似乎并不是必须设计的。像是《星球大战》里的“西斯武士”,他们就从来都是一脉单传,同一时间只能存在两个西斯,一个导师一个弟子,这更是直接把“同学”这类角色直接“踢出”了西斯武士们的身边。

《星球大战》里一脉单传的西斯

同样游戏里也有很多学徒角色仅仅介绍了他们的导师,而没有介绍过任何他们的同学,比如《英雄联盟》里的亚索和岩雀就是这样,我们甚至不知道亚索除了岩雀以外是否还收过其他的弟子,岩雀虽然是亚索的学徒但游戏故事里也没有什么关于她“同学”的信息,之前说过的矢吹真吾也是如此,草薙京除了他以外似乎没有收过其他人为徒,武学这方面矢吹真吾也就没有“同学”。或许中国的仙侠游戏、武侠游戏在这方面会有比较多的着墨,毕竟门派就相当于西方游戏的一个个城邦或者势力,拜在同一个门下的弟子们算是一种同学关系,仙侠、武侠游戏里的师兄弟、师姐妹们的爱恨情仇很多时候会在剧情里占较大的篇幅。

但对于有的剧情来说,着重刻画学徒角色的同学关系又是非常必要的,常见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学徒角色的同学加入其所在阵营,与之成为队友的“伙伴型”同学,比如《KOF》系列中的“超能力队”,椎拳崇和麻宫雅典娜两人都是拜镇元斋为师的学徒,为了参加“KOF大赛”他们两人和师父组队以“超能力队”之名出战,麻宫雅典娜和椎拳崇两人互为同学且互为队友。

《KOF》里的超能力队

另一种情况是塑造和学徒角色互为竞争关系的一名“宿敌”,则有很大的可能性在学徒角色的同学中进行挑选。在《侍魂》系列里,同样拜在花讽院和仲门下的霸王丸和牙神幻十郎就是如此,凶残好斗的牙神与性格洒脱的霸王丸相互之前是宿敌的关系,但他们却又是同门的同学,很多时候这样的设定是为了凸显“使用力量方法的不同会导致人物有截然不同的命运”这样的主题,或者是“同门之间相互进行良性竞争,有利于知识和技艺的不断提升和延续”,后一种主题我们可以在《街头霸王》系列的“隆”与“肯”身上找到,他们可以说是“良性竞争宿敌”的代表人物。

霸王丸和牙神,龙和肯,都算是宿敌,但又是截然不同的宿敌

二、学徒角色的外表设计

学徒角色的外表设计也很有讲究。

首先,学徒类角色的年龄除非是有特殊情况,否则一般不会太老。在《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里,尤达甚至嫌年轻力壮的卢克年纪太大了,不愿意教授他绝地武士之道。这样的年龄都被嫌老,可见学徒角色的外表还是应该以少年、青年为主,哪怕是孩童其实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学徒角色们代表着未来无限的可能,如果出现一个年纪太大的学徒角色,那可能会让玩家觉得“这人怎么一把年纪还只是个学徒”,于是对这个角色就有了十分蔑视的第一印象,之前提到过的坂崎由莉、矢吹真吾、霸王丸、牙神幻十郎、椎拳崇、麻宫雅典娜以及萨尔和龙、肯,年纪最大的也是正值壮年,所以可以看出游戏中一般不会出现“老年学徒”这样的角色。

卢克曾被尤达吐槽“太老”

第二,学徒角色的衣着不宜过于华丽。因为衣服的华丽程度往往代表着游戏世界中地位的高低。比较常见的就是德高望重的法师能够使用较为厚重的法杖,而学徒所用的是轻型的木杖。在参考日本文化制作的各种作品里,“羽织”(就是下图中的那种外套)是地位较高者才能穿的服饰,尚处于学徒阶段的年轻人基本灭有穿羽织的资格。所以为了避免增加美术的工作量(因为如果给学徒设计了较为华丽的衣物,那么相应就需要设计更加华丽的来给他们的导师),所以尽量给学徒们设计比较朴素的服装。

最上面两名人物穿的“外套”就是“羽织”

第三,学徒角色的服装应该与导师或者是其所处势力保持一致。学徒角色的地位暂时不如他的导师,在其所处势力中也没有足够的决策权,所以在服装方面应该服从于他的导师或者是其所在的势力。《KOF》系列中的矢吹真吾在造型设计上选择了大量和草薙京相同款式的服装,在《KOF97》的故事结尾,草薙京对他的实力表示了认可,并赠送了他自己之前使用的拳套,真吾在后续作品中也戴上了这对拳套,除了表现其对草薙京的尊敬之外,还象征着他的实力暂时还未达到草薙京的高度。

戴上草薙京曾用拳套的矢吹真吾

最后,仅限游戏世界观中智慧较高的生物可以成为一名学徒。因为游戏中的学徒学习的东西基本是以技能知识为主,比如科学知识(《英雄联盟》中辛吉德向沃里克学习炼金术),专业知识(《魔兽世界》中的侏儒工程学学徒)和法术知识(《魔兽世界》中在达拉然学习的法师,之前提到过向冰霜法师学习的水晶室女),这些内容都有一定的深度,从低级到高级再到突破至新的领域,如果是非智慧生物或者智能较低的生物是完全无法掌握的,更何况非智慧生物和低智能生物也根本不会有向他人学习的意识。所以你可以在《魔兽世界》中的达拉然看到各种各样的法师学徒,亡灵、精灵、人类、侏儒……但你绝不会见到鱼人学徒,因为鱼人属于魔兽世界观里的低智能生物,同样我们也不会看到《英雄联盟》里出现拜师学艺的锋喙鸟和魔沼蛙,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智慧生物。

很少有人认为鱼人是高等智能生物

至于游戏世界里什么样的生物才属于正常的智能生物呢?我个人的看法是,他们是否有能够和外族交流的语言。《魔兽世界》中的“鱼人语”就基本上没人听得懂,在北风苔原做任务的时候我们需要NPC提供的贝壳道具进行翻译才可以听懂鱼人说的话,这说明鱼人本身没有和外族沟通的能力,所以他们是低智能生物。而看似很愚笨的食人魔,如果是双头的话也属于高智能生物,别忘了悬槌堡中“元首马尔高克”也曾展现出极高的法术水平。


三、学徒角色的游戏性设计

在游戏的战斗和养成模块设计中,学徒类角色同样有他们自己的特征,较为常见的有4条。

第一,学徒类角色前期偏弱但是很可能有较好的成长性,能在后期发挥出极强的威力。这是因为学徒角色可以直接从导师那里学习到技艺和知识,有较高的起点,再加上自己的天赋和剧情中可能给他们的奇遇,随着游戏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展现出越来越强大的战斗力。比如《仙剑奇侠传》中的李逍遥,一开始只是个向酒剑仙学习“御剑术”的初出茅庐的江湖人士,在游戏的后期却是一个掌握“剑神”这种强力技能的大侠了。

《仙剑奇侠传》中李逍遥的“剑神”

第二,学徒类角色的战斗能力风格会十分明了,很少会出现“技能混合”型的学徒角色,并且他们的战斗能力也会和自己所学领域紧紧相扣,比如《魔兽世界》的希尔瓦娜斯,她会射箭、暗影法术,还会一些近身格斗的体术,同时也会调制毒药,但游戏内一直没有提到太多关于她导师的事情,而反观她的大姐奥蕾莉亚,在向双界行者学习利用虚空能量以后,她的战斗方式相比传统的游侠,更加倾向于“虚空法师”。同样坂崎百合的格斗方式也很明显是其父亲开创的空手道流派,李逍遥的主要战斗方式是各种跟剑有关的技能,全都特色鲜明,并没有呈现“多种技能混杂”的状态。

第三,学徒类角色在游戏中的战斗方式基本都以技能为主基本没有单纯依赖普通攻击为主要输出手段的学徒角色。因为游戏需要通过战斗方式把学徒角色学到的东西展现出来,而普通攻击很难对这种知识性的内容进行体现。我们甚至能在卡牌游戏《炉石传说》里看到这一点,所有的“学徒”类卡牌都有特殊效果,没有任何一张是像“血沼迅猛龙”那样的纯“白板”。


第四,只有当学徒角色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可以不再作为学徒的时候,他们才能够学到自己所属领域的终极技能,或者说,那样的终极技能是学徒角色“毕业”的凭证,在学会之后表明他们可以独立,然后去研发新的属于他们的“终极技能”了,如果他们继续跟着自己先前的导师学习的话,那么就会造成“导师自己没有突破,学徒会跟着一起没有突破”的局面。于是综上,在游戏的前中期,基本是不能让学徒角色掌握所属领域终极技能的(就算是《笑傲江湖》前中期也让令狐冲内力尽失,以此来让他无法达到一种强大的“终极状态”,后来学了易经筋才算是真正独当一面)。

四、学徒角色常见的剧情表现

学徒角色在游戏剧情中也有一些常见的设计,有时候玩家们在玩到相关内容的时候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些设计其实经常伴随着学徒角色们出现。稍作整理,可以发现此类情节有4种出现得最多。

第一种,学徒被导师外派到某地进行调查或者协助。一般来说经历此类情节的学徒都是那些有一定学习年份,即将出师的高级学徒,低级学徒更多的还是被导师带在身边学习理论知识,实战对于他们来说还比较危险。在《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里备受大法师安东尼达斯青睐,即将学成的吉安娜就被派往安多哈尔地区调查亡灵瘟疫事件。

吉安娜和阿尔萨斯调查瘟疫事件

第二种,学徒因某些原因不得不与导师战斗。较为常见的原因是导师受到强大黑暗力量的诱惑而堕落黑化,他的学徒坚持之前所学到的理念将其打倒,或者对导师进行拯救,这样的情节相信玩家们已经司空见惯了。《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版本里的5人副本“风暴神殿”我们就将会目睹这样的一段故事,斯托颂勋爵的弟子兼仆人派克修士和玩家将会一起打败被虚空之力诱惑的导师。

被虚空腐化的斯托颂勋爵

但学徒和导师的战斗理由并不一定都是因为一方的黑化,有时候是导师为了成全学徒,让学徒能够完全突破自己过去的阈限,所以才和学徒进行战斗。在《风色幻想SP:封神之刻》的开头部分,主角伊莉丝的老师哈杰特为了完全唤醒伊莉丝的力量选择了自我牺牲时战斗,但伊莉丝过于善良反而牺牲了自己一部分的力量保住了哈杰特的生命。

《风色幻想SP:封神之刻》里成全伊莉丝的哈杰特

第三种,学徒角色在吃了亏以后回去寻找导师帮忙。这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在毁了人参树以后回去找菩提老祖一样,很多时候在学徒的心里,导师就是一个可以依赖的强大存在,当他们遇到自身解决不了的困难时,很容易首先就想到去找自己的导师,游戏里也有这样的角色。在《街头霸王5》里,年轻的占卜师麦奈特在被“G”打败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去找自己的导师Rose替自己报仇。

Rose的弟子麦奈特

最后一种学徒角色身上常见的剧情,就是向导师证明自己。无论是导师安排的试炼还是想通过自己的表现,很多学徒都想凭此证明自己。玩家在游戏里将会帮助学徒角色完成试炼,或者是控制自己的角色完成试炼,比如在本文开头部分提到《地牢围攻2》里的“学徒特莉努”,玩家需要对她进行提示,帮助她完成自己的锻造试炼,完成任务之后玩家可以获得一件她亲手锻造的盔甲。

《地牢围攻2:破碎的世界》中玩家帮助锻造学徒特莉努完成锻造试炼

然而并不是所有向导师的证明都是有好结果的,比如在《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的一个任务里,我们将会亲眼目睹一出悲剧,精灵法师学徒凯尔娜拉收到了她导师的一封信,信里说她其实是一个资质愚钝的学徒,希望她能回艾泽拉斯学习编织地毯,伤心欲绝的凯尔娜拉最终选择了叛变,希望通过宣泄自己的力量向导师证明自己,但很可惜,她最终命丧玩家之手,我们后续会拿到一封信件,这封信件叫作“泪痕斑斑的信件”,可以想象学徒凯尔娜拉读到这封信时候有多么伤心。


以上就是本期对游戏中“学徒”角色设计特点的介绍,我们下期再见~

作者:李红袖
来源:青花会游戏百科
原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74471860028152269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