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之下的金摇杆,与愈发细分多元的玩家群体

作者:崇佐 x1up 2020-11-27 2.8k
在很多人看来,今年的金摇杆奖“沦陷”了。

就在近日,由Gamesradar举办的2020金摇杆奖公布了评选结果。由顽皮狗工作室开发的《最后生还者2》一举拿下最佳叙事,最佳视觉设计、最佳音效、年度PS游戏,以及压轴的年度最佳游戏五大奖项。《最后生还者2》的制作团队顽皮狗,也成功当选年度工作室。

1

今年6月19日《最后生还者2》发售前,提前拿到评测资格的不少国外游戏媒体,包括IGN、Metacritic等,都以相当统一的姿态给《最后生还者2》打出了满分。浩大的宣发架势及媒体的侧面渲染,让玩家对《最后生还者2》充满了期待。


然而在正式上线后,游戏的剧情设计引发了玩家强烈的不适。前作主角乔尔的惨死、女儿艾莉对杀父仇人的原谅、浓郁的政治正确气息等等,让游戏的风评急转直下。

不论是外网推特、Reddit,还是国内的知乎、小黑盒等平台,都有很多玩家表示了自己的失望情绪。因此,当《最后生还者2》被金摇杆奖评为年度最佳游戏时,“沦陷”之声不绝于耳。

但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金摇杆奖一直是由广大玩家进行评选的。可以说是一个颇为民主、历史悠久、影响力极大的奖项。可这个评选结果,又显然与主流舆论对《最后生还者2》的猛烈批评背道而驰。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或许,游戏圈内也像好戏连连的美国大选一般,出现了玩家群体的价值和审美分裂。

2

2016年,当唐纳德-特朗普赢下美国大选,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时,一致唱衰川皇的大批民调机构和媒体都被狠狠打了脸。即便是不久前的2020总统大选,败给拜登的特朗普依旧拥有7000万坚硬如铁的基本盘。在主流舆论压制下,一大批平日无法表达意见的,民调机构及媒体没有察觉的沉默者,坚决地站在了瞎搞胡闹的川皇背后。


具体到金摇杆奖上,道理也是相通的。《最后生还者2》发售后,老同志乔尔啪的一下,被几个年轻人用霰弹枪和高尔夫球杆偷袭的场景,激起了玩家的愤怒。全网对《最后生还者2》、顽皮狗、高层尼尔铺天盖地的谩骂和质疑,似乎就要把游戏打入无底深渊。然而,游戏的忠实粉丝,对本作高度认可的玩家们的声音,就被这样的主流舆论压力所掩盖。

3

平心而论,尽管我个人对《最后生还者2》的剧情也不太能接受,但在信息茧房的束缚下,我们不太能真正察觉其他玩家对游戏的真实感受。或许前作男主惨死,女儿艾莉在复仇之路上觉悟、释然、原谅的曲折故事,确实打动了不少玩家。也就是说,在对剧情的理解和感悟上,玩家群体出现了审美的割裂。


此外,游戏的大量政治正确主张,在中国玩家眼里是值得鄙夷的西方白左圣母价值观的体现。可在西方世界,这种价值观受众庞大,而且“高举正义大旗”。LGBTQ群体的诉求,虽时常被作为投机者谋求自身利益的工具,但them客观存在,并且需要得到他人的尊重。
有意思的是,前不久,黑客窃取了卡普空的机密文件。其中,在针对“女性角色”设计的举例部分,认为《最后生还者2》的角色设计是正确的,女主角与男性一样极具战斗力。反倒是《塞尔达传说》、《超级马里奥》,被卡普空作为反面例子,他们认为这两款游戏的设计呈现了男女不平等。


因此,《最后生还者2》的那些被痛批的元素,实际却存在另一批支持者和拥护者。其中不仅包含一批玩家,还包括主流的游戏媒体,和卡普空这样的游戏公司(不过卡普空也批评了顽皮狗的剧情设计)。玩家群体的价值观也在此产生了分裂。

另外,在被痛批元素之外,我们也不能否认《最后生还者2》在开发技术硬实力上的出色表现。顽皮狗加班那么频繁,总归是有点东西的。

4

1974年,德国学者诺埃勒-诺依曼在《传播学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并提出“沉默的螺旋”假设。她认为,大多数人会力求在群体中避免被孤立。当自己持有的意见和态度与主流舆论相左时,就不太愿意表达出来。

在这个基础上,诺依曼继续提出了假设:占支配地位的或日益得到支持的意见就会愈加得势,另一方则越来越失去支持的声音。这样,一方表述而另一方沉默的倾向便开始了一个螺旋过程。这就是“沉默的螺旋”。

在主流玩家群体这边,今年游戏评选阵容的惨淡,本就让玩家的投票意愿大大降低,正如当年漂亮国人民必须在希拉里和川皇中选出一个时,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抉择困境下,很多人干脆不参与投票,就像杰洛特一样。


而被主流舆论压制,平日很少发声的反对者群体,为了避免自身利益(金摇杆对应游戏审美和价值观)的受损,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此消彼长之下,金摇杆奖的“沦陷”也在情理之中。

5

除了拿下终极奖项的《最后生还者2》之外,想必很多玩家也留意到了第二名。是的,《原神》。


游戏的争议点,本身与“抄袭”、“重氪”两个玩家很敏感的词汇高度关联。在国内,《原神》的风评在上线后也愈发割裂。由忠实米卫兵及认可《原神》品质的玩家构成的守军严阵以待,对抄袭和重氪难以容忍的其他玩家构成来势汹汹的进攻方阵。双方寸土不让,开启了长期的对峙和冲突。

不过在国外,玩家对《原神》的看法又是另一番风景。没有那么多人在意《原神》与《塞尔达》的相通之处,相较于国内,也没有那么多对《原神》付费机制的抨击之声。IGN给出9分,推特、脸书上的玩家不乏溢美之词,常常传出某电竞职业哥或圈内人沉迷原神疯狂充钱...这一切都表明,对《原神》的嗤之以鼻,并不是绝对正确的舆论和审美风向,所谓游戏审美,艺术审美,本身就是很难以特定标准去衡量的。

DWG职业选手BeryL在S10夺冠后,给原神充值777万韩元

当一款国产游戏入围金摇杆和TGA的最终评选时,也有很多中国玩家在感情上充满了自豪和欣慰。即便你不喜欢《原神》,国产游戏达成了新的突破,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从行业影响上看,《原神》的出现也未必是件坏事。即便有后来者试图效仿《原神》,将手游内付费的套路用在大体量或伪大体量游戏中,也不意味着中国主机和PC单机游戏市场要走上更长的弯路。是否有能力驾驭开放世界,是否拥有米哈游这样兼容多平台玩家群体需求和喜好的技术实力,是否有办法降低风险,都是试图跟进趋势的其他厂商需要再三犹豫的难题。

哪怕《原神》重氪,在一些玩家眼中,这就是一款不花钱就拥有开放世界、丰富内容的多平台免费游戏,哪怕《原神》抄袭,或者最起码肯定有借鉴,在任天堂都没有做法律动作的情况下,我们又如何能给米哈游定下这项罪名呢?

6

在《原神》和《最后生还者2》之外,也有很多玩家提到,2020年游戏评选阵容的惨淡,是因为我们遗憾错过了那个将于2077年发售的游戏,《赛博朋克2077》。连续的跳票,让“波兰蠢驴”错失了很可能的“鹤立鸡群”的机会。


可根据部分媒体试玩后给出的反馈,2077很有可能是一款依旧有很多缺陷的大作,甚至其缺陷要比《最后生还者2》来得多,人家上线前媒体一片好评呢。何况从游戏世界观看,基于赛博朋克的世界,也可能比《最后生还者2》政治正确地多。在那个人体义肢改造成为常态的世界,性别?性取向?人种?信仰?这些定义一定会变得更加模糊,这个世界也必然会对这些更加包容。

因此,即便2077没有跳票,我们也有可能面对同样的价值观和游戏审美分裂。剩下要做的,就是如何面对分裂。

7

事实上,在游戏的品质达到一定水平线之上后,你很难去说它好或者不好。毕竟游戏的类别到今天已经相当丰富,而且每一种类别再配以不同的叙事与不同的风格,已经比行业早期时细分了太多。这就导致了大家在品质上可以比较默契的判断它是否足够好,又很难在细分之下达成绝对的统一,众口从古至今都很难调。

屁股决定脑袋,脑袋又决定审美和价值取向。如果深陷舆论争执之中,追随大流,只会让玩家更加迷失,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自缚,错过适合自己的游戏。不同玩家群体对游戏的喜好各有不同,正因如此,才会有各种类型和风格的游戏,没有必要在评价游戏时非得争个对错死活。

在未来,我们可能会见到更多多平台同步上线的游戏,不同审美和价值受众的游戏,他们将串联起移动、PC、主机等多个玩家群体。届时,难调的众口,也必将引来更多场没有结果的舆论战争。与其如此,玩个游戏闹得人人不痛快,不如尊重他人的选择,享受自己的游戏世界。

喜欢与否,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主观的事情,只要不反党反社会反人类,又在法律与道德约束下,没人能强迫你喜欢或讨厌一件事。但是同样,你也不能这样去要求别人。

作者:崇佐  
来源:x1up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I7yPSHqbK1irq_uBRoy-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