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史上最美“的赛博朋克像素游戏,命运比2077还要多舛

作者:真新镇小茂 BB姬 2020-12-28 23.5k

和今年《最后生还者2》舆论爆炸、《赛博朋克2077》虚假宣传等无数令玩家失望的事件发生不同,2017年绝对是游戏界充满意义,值得铭记的一年。

这一年的TGA星光璀璨。满分神作“红绿帽子”大打出手、《绝地求生》掀起全球吃鸡热浪、《女神异闻录5》和《尼尔:机械纪元》带领JRPG文艺复兴,独立游戏也诞生了《茶杯头》、《艾迪芬奇的记忆》等足以被铭记多年的个性杰作。


往前追溯,6月的E3游戏展也同样令人激动。各家均掏出看门绝活,不管是近在眼前的《怪物猎人》《蜘蛛侠》,还是远在天边的《骑马与砍杀》《超越善恶2》,都让玩家大呼过瘾。


在一众3A大作璀璨耀眼的光环笼罩下,一款像素风格的独立游戏却熠熠生辉,只凭借一部预告就杀出重围,收获了不亚于任何一部作品的关注度。

《最后的夜晚(The Last night)》是由Odd Tales开发,并曾由Raw Fury负责发行的“后赛博朋克”风格像素游戏。


公布之初,本作原定于2018年发售,登陆Xbox和PC平台,并上线了Steam商店页面。当然,它至今仍未发售。


视觉层面上,《最后的夜晚》是一款前所未有的作品——我们可能从未想过像素画能如此精细复杂,绚烂夺目,像是看电影般奇特。


这支不到2分钟的预告让无数玩家为之倾倒,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寄希望《最后的夜晚》成为一场革命,将像素游戏的视觉效果提升到另一层次。如果游戏剧情和玩法也能表现出色,那它将如同电影界的《银翼杀手》那样,会是游戏视觉史上绕不开的里程碑。

01史上最美像素游戏

独立游戏领域有RPG Maker等经典强大且易上手的开发工具,让像素风游戏“泛滥成灾”,也让它们在steam上风评不佳。


这不是没有原因,它们大多只是对早期游戏的刻意模仿,目的是避免与高成本大作正面交锋,极少有人真正将其视为一种独特的视觉风格做进一步延展开掘。

《最后的夜晚》则是“瞎眼可见”的特立独行。制作组将3D和2D结合,创新地运用了光影材质,并有意拉宽画面比例,用16位像素风格成功构建了一个电影般真实且富有深度地赛博朋克世界。


从预告和官方介绍来看,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巴黎、香港、北美、中东四个文化迥异,发展状况各不相同的地区。


所有场景均由手工绘制,每个广告牌,每名NPC,甚至任何一束光,都独一无二,同时又能随着玩家行动不断变化。


谁说游戏电影化只靠3A大作?像素游戏或许也能做到。《最后的夜晚》中的地形均是三维立体的,前景、人物和背景处在不同平面上。因此制作人可以运用大量电影技巧,将需要的地方动态模糊来加入景深。

为进一步增加场景纵深感,制作人巧妙地把水和雾两种元素和光影融合产生丁达尔效应。近大远小的光柱透过层层雾气,光线强度由远至近渐渐稀薄。


雨水滴落在玻璃上模糊了窗外景色,窗内人物则在黑暗里若隐若现,真实感爆表。


游戏里箱子之类的物体也不是简单的像素堆积,而是有物理引擎支持,受到枪击等外力时会有受力反馈。


真是美疯了,也nb疯了。

那它的玩法会不会拉跨呢?


02也是个好游戏?

老实说,现在谈一款还没发售的游戏好不好玩,是件挺奇怪的事情。

但这样一款你不知道何时发售的有生之年作品,我们也只能通过零散的信息尽量拼凑出完整的图画。

更何况从此前官方画的大饼来看,如果能实现他们承诺的一切,这款游戏的玩法可能和它的画面一样杰出。

《最后的夜晚》是一款梦想般的游戏,最初原型是Tim和Adrien Soret兄弟俩在2014年的Cyberpunk Jam上,仅花6天时间完成的Flash小游戏,并在比赛中脱颖而出,击败其他264名对手夺得冠军。



这次成功让两兄弟下定决心,要将《最后的夜晚》变成一款真正的游戏,并获得微软青睐,拿到了参展E3的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这届Cyberpunk Jam孵化出不少未来佳作,月薪30块的委内瑞拉老哥做的《赛博朋克:酒保行动》也出自这次比赛。


主创Tim Soret在接受IGN采访时表示,《最后的夜晚》从《银翼杀手》和《攻壳机动队》汲取了大量灵感,是一款以科幻惊悚片为主题的游戏。

玩家将扮演一个在极端女权主义者统治城市里生活的低等公民。在如今这个时代,机器几乎代替了人类所有的工作,人的身份等级完全定型,社会不再有上升阶梯,所有人都过着无聊且毫无意义的生活。


一次恐袭事件让城市分崩离析,也让主角获得了主动掌握一切的机会。玩家会前往四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城市,在冒险过程中通过潜入、飞行、暗杀等各种手段,避开城市监控和警察来完成目标。


和2077此前承诺的一样,《最后的夜晚》里的NPC将会非常智能。他们会在城市到处游荡,并主动和玩家攀谈。善意的回复,或恶意的恐吓会有不同反馈,并给NPC留下记忆,所以玩家还得小心翼翼,管好一言一行。

如果真能实现这种交互,那这NPC比2077的要智能多了。


不过这看上去更像是吹逼画大饼,不太可能实现,但结合游戏在音乐这块做出的一些交互,我对其还是抱有一定信心的。

为更好地表现城市烟土气息,增强玩家沉浸感,游戏在音效设计上下了大功夫。比如当玩家路过琳琅满目的街边商店,能听到各自店内播放的音乐。当悄悄靠近某扇打开的窗户,能渐渐听清房间内的悄悄话。开发团队在细节上做出了足够努力,显然是为了创作一款真正的杰作。


他们还在E3过去不久后发布了一款4分钟的加长演示。在Steam平台上,《最后的夜晚》已经被超过18万玩家加入愿望单,似乎一切都蓄势待发。

可它没有想象中顺利。直到今天,游戏依然没能发售。

03命途多舛

前面提到过,《最后的夜晚》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一个极端女权主义者统治下的城市中。

结果这真的让它被女权大师重拳出击,陷入到第一个麻烦中。

2014年游戏界曾爆发过一场臭名昭著的“玩家门”事件,让玩家和媒体之间爆发了一场信任危机,其中涉及太多事情没法简短说清楚,但事件中心人物Zoe Quinn却靠打着女权游戏开发者的招牌乘上欧美政治正确东风,一跃成为女性游戏开发者代表人物之一。

尽管她只做过一个口碑稀烂的文字游戏

Zoe Quinn极其擅长利用男女对立引战吃人血馒头,是游戏界最大的害群之马之一。去年9月,她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公开炮轰《林中之夜》主创Alec Holowka对她进行非法监禁和性侵,让Alec遭到前所未有的舆论攻击,最终精神奔溃,绝望地选择了自杀身亡。


《最后的夜晚》也没逃过Zoe Quinn的魔爪。游戏爆火后,她马上扒出了主创Tim Soret曾在14年发布的女权主义言论,发动群众对其展开了大力批判。

Tim Soret说了什么呢?他表示自己反对女权主义,因为它们越来越扭曲了,不再追求平等,男人、女人和外星人都应获得同样平权。


在正常人看来这话三观没一点毛病,可你猜不透女权大师们的想法,又或者他们本就借此牟利。

即使多数玩家站在Tim Soret这边,但游戏的公众形象还是不可避免地受损了,迫使Tim Soret多次公开道歉以平息风波。

这确实对《最后的夜晚》造成了负面影响。Tim Soret坚持不让游戏故事发生改变,于是他们便惹上了另一个麻烦。


推特和油管上均有大量评论指出,Tim Soret的“不正确”言论让他受到取消文化影响(参考JK罗琳被粉丝抵制风波),这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2018年晚些时候,游戏遭遇了严重的“法律和资金问题”。这场纠纷整整持续了两年,直到今年12月18日,开发商Odd Tales才正式与发行商分道扬镳,取回了游戏的完整发行权。


当然,游戏品质也是一大问题。Tim Soret本人表示随着团队规模扩大,他们想探索更多未知领域,并已经取得了飞跃性突破。但这同时意味着《最后的夜晚》将正式成为一款次世代游戏。

Odd Tales工作室办公环境

于是乎,在种种缘由下,这款原定于18年发售的“史上最美”赛博朋克游戏至今仍未公布发售日期,仅偶尔有新闻提起时,会有人在下面感叹:“17年就放愿望单了。”

联想2077首发口碑失利,《超越善恶2》生死未卜,《酒保行动》续作无限延期,以赛博朋克为主题的游戏似乎总是会出点岔子,正好与赛博朋克那相对悲观消极的世界设定彼此呼应。

或者说,正因如此,这些作品才那么的有“赛博朋克味”吧。

作者:真新镇小茂
来源:BB姬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rjt_0nURDqICwwi8FZ8EWA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