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20年:游戏厂商生死考,棋牌厂商遭重锤

作者:桂志伟 竞核 2021-01-08 5.8k

倒闭公司中棋牌游戏厂商占比20%

华尔街邮报前段时间向读者征求想法,以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2020年。密歇根一位小学生的答案成为了公认的冠军。他写的是:“就像过马路之前你左右环顾后,却被潜水艇撞翻了。”

对于2020年的游戏行业来说,这句话也同样适用。

在严峻的防疫形势下,全球范围的游戏公司和活动均受到了不小的冲击:E3展取消实体展,转为线上;次世代主机生不逢时,受疫情影响运输极为困难,销量不及预期......

再把目光转向国内,影响同样严重。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国内游戏公司注册数量时隔7年首次出现下跌情况。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10年以来中国年度注册游戏企业数量共出现过两次下跌,跌幅分别为2011-2012的1.84%和2019-2020的19.61%。也就是说,本次跌幅达到了上次的十倍有余。

但好消息是,同样可以看到2020年游戏行业的注销/吊销企业数量相较2019年有一定程度的减少。机遇与挑战向来如影随形,我们相信存活下来的公司也将拥有更为强盛的生命力。

本文将聚焦2020年国内游戏公司生存状况,以前车之鉴作后车之师,希望产出可供参考的信息。

逆风飞翔,向阳生长

2020年国内游戏公司的生长态势可根据上下半年划分为两个阶段。


上半年为第一阶段,此时游戏行业降温严重,新鲜血液供给也略显疲态。据相关数据显示,上半年新注册公司数量约为23730家,注销数量约为9505家,增减比约为2.5:1。

在2020年6月,游戏公司倒闭数量达到了顶峰,单月即有3405家公司永远离开了这个行业。

需要明确的是,虽然上半年增减比颇高,总体营收却出现了逆势增长。根据《2020年1至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1-6月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94.93亿元,同比增长约22.34%。

在这当中,中国自主研发游戏在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201.4亿元,占比总额86.13%,同比拉升超30%

结论显而易见:通过加磅自研能力,游戏公司营利能力同比提升显著。

下半年,即第二阶段,29044家公司踏上征程,8814家公司离开赛场,增减比为3.3:1。相较第一阶段,此时行业已获得喘息时间,明显回暖。

年终统计数据显示,国内游戏市场全年实际营销总额达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可以看出,2020年虽然形势艰难,但国内游戏行业总体仍旧向好向上,这也是所有游戏公司一同努力的结果。

如果从地域上进行划分,表现最为出色的还属广东、江苏、浙江三省。其中,拥有全国33.09%游戏公司的广东,2020年游戏营收规模约2132.1亿元,相当于总额的七成还多。


需要指出的是,腾讯、网易、三七互娱等国内知名厂商均生长于广东省。

竞核认为,从整体市场角度来看,国内游戏公司在度过最一开始的探索期后,借助于“钉钉”等办公软件的辅助协作,员工的工作能力与效率反而有所上升,基本解决疫情环境下的办公困难。

同时,游戏公司受“宅经济”的正面影响越发显著。长期居家生活,让用户对精神娱乐的需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游戏更是当中首选。陡增的收益不仅造福了现有公司,也让更多有创业意向的人看到了方向。

当然,相较2019年这个“版号寒冬”刚刚度过的特殊时期,2020年的创业难度高出不少,因此造成新注册公司数量有所下降的情况。

除此之外,虽然2020年游戏公司注销&吊销总量少于2019年,但仍然有接近2万家公司惨淡离场。

如果将目光聚焦到它们身上,或许能够得到不少值得咀嚼的经验。

缺钱是共因,棋牌为双刃

国内游戏圈一直流传着个很出名的段子:中国只有三家游戏公司,腾讯、网易,和其他。比起准一线的头部厂商,这个“其他”往往指中小游戏企业。

从宏观数据来看,2020年倒闭的游戏公司数量与2019年几近相同,大多为“其他”。聚焦到当中部分游戏厂商,竞核发现,游戏研发商占比近7成,主打棋牌游戏的厂商占比20%。

首先看上半年,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底,共有54家游戏公司倒闭,其中包括39家游戏研发商。

在这39家研发商中,估值过亿的公司不在多数。

成立于2016年11月1日的游帮科技,是一家专注于手游开发业务的游戏公司,旗下已开发的游戏产品包括冒险类游戏《创造与魔法》等。IT桔子显示,此前该公司估值为5亿元。


值得提出的是,《创造与魔法》发行商为英雄互娱,该作于2018年推出,目前TapTap评分5.8、安装量级达280万+。不过从iOS畅销榜数据来看,该作2020年一直处在Top200—300名范围内。

IT桔子将游帮科技公司死亡原因归为:烧钱、行业竞争。

而因类似原因倒闭的还包括智精无线(2013.5.1-2020.1.2)和我的世界精灵( 2014.12.1-2020.1.16),两家公司倒闭前的估值也达到了1亿元。

前者是一家新兴的手机游戏开发、运营公司,核心团队的成员均为行业内的主力人员,有着丰富的大型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及手机游戏的开发、运营经验;后者隶属于广州紫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我的世界精灵》是一款网页游戏,涉及模拟、策略、虚拟现实等众多领域。

另一方面,也有像悦岩居(2014.7.1-2020.1.15)这类有着丰富研发经验的公司。

该公司核心成员平均游戏从业经验超过10年,曾参与开发过参与开发过《剑侠情缘》《月影传说》《新剑侠》《剑侠情缘网络版》《大唐豪侠》等多款成功的商业产品。

与前三者不同的是,IT桔子显示悦岩居的死亡原因除了行业竞争外,还包括融资能力不足。

回到整体数据层面,IT桔子统计的54家公司其死亡原因大体都可归结为资金问题和行业竞争。其中有20家公司死于融资能力不足,7家公司死于现金流断裂,23家游戏公司死于烧钱和行业竞争。

再看另一组数据。

据本纪统计天眼查数据部分结果显示,2020年8月—12月倒闭的198家游戏公司中,约有42家主打棋牌游戏的厂商,占比高达20%。


谈及棋牌游戏,早些年间棋牌游戏所带来的的高额利润,令很多厂商嫉妒不已,毛利润堪比茅台。例如中至科技2018年毛利率高达91.7%,超过了A股股王贵州茅台的91.4%。

此外,2019年,禅游科技、家乡互动更是凭借棋牌游戏业务在香港成功上市,一时间风光无两。

2019年底—2020年Q1,受疫情影响线上棋牌麻将取代了传统的线下娱乐,这些厂商业绩更是亮眼到“让人嫉妒”。

2020年春节前,姚记科技《小美斗地主》连续10天登顶免费榜榜首,日活超过200万。得益于此,公司Q1净利润6.63亿元,同比增长1080.36%。

可不得不提是,棋牌游戏与赌博之间的界限,薄如片纸,一捅就破。

早在2018年,游戏主管部门就开始加强对棋牌类游戏的监管,下架了不少棋牌类游戏。近两年,国家新闻出版社下发的游戏版号中,棋牌类产品屈指可数。

再看2020年,“戒赌”新闻也是频出,例如“深圳科兴科技园棋牌公司被抓22人”、“安逸麻将被一锅端”、“聚合支付被打掉”等。

值得提出的是,近期苹果依照中国游戏相关法律大批量下架无版号、换皮游戏,这对于本来就趋严的棋牌游戏市场来说,又是一记“重拳”。

从统计的数据中我们也可以看出,42家棋牌类游戏公司的成立时间基本处在2010-2018年范畴内。竞核认为,这部分公司的死亡原因应该包括监管、版号政策等因素。


重视现金流,挖掘好创意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虽说2020年倒下的游戏公司近两万,但同时也有5万多家新公司注入。游戏市场也不会因为部分公司倒闭而停止向前,只有多吸取他人失败教训,学习他人成功经验,才能更好地立足于这个纷乱的市场当中。

在知乎上,一位名为费洪晖(Will)的游戏行业从业者就曾深刻分享了他的失败创业经历。

来自CCP的美术,腾讯策划和服务端,同样出身于CCP的费洪晖作为客户端和引擎加入,这便是这个创业团队初期的豪华配置。三个月后,团队获取第一笔投资款,正式成立黑帆游戏公司。后来又花了大半年时间公司规模扩到了30人左右,也算踏上正轨。

可好景不长,由于种种的原因,公司在经历游戏二测后,由于资金链的断链遣散了人员,成立不到一年的黑帆游戏正式关门。

回顾那段失败的创业经历,费洪晖得六点教训:最好的不一定是最适合的;明确重点,适当放权;现金流的重要性;看清局势,抓住时机;保持信息的互通;合伙人性格能力互补。

其中他提到,公司之所以倒闭的根本原因在于“现金流断裂”。

“当我们的研发进行到一半多,公司账户现金大概只剩下1/3左右,可那时的我们完全没有危机感。殊不知到项目中后期再开始融资已经来不及了,资金链随时可能中断。”费洪晖在知乎上写到。

可以看到,中小型游戏公司对现金流的控制还比较缺乏经验。不过也有一些中小公司,从一开始就明确了自己的定位。

前不久,竞核与某研发公司成员讨论中小游戏公司如何运转。

他认为,2020年疫情对有稳定项目的公司或团队是有助增加收益的。而没有稳定项目或收入源时,仍然需要过硬的demo和创意去拉投资。

回顾整个2020年,除了腾讯、网易等头部厂商外,也有不少中小游戏公司展现出自身潜力。例如专攻独立游戏的椰岛游戏,其推出的《江南百景图》一度霸榜免费榜,甚至大有“破圈”之势。

一言蔽之,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对行业抱有敬畏之心,哪怕困难再多,外部压力再大,在“内容为王”的时代,中小游戏厂商亦有与巨头Battle的能力。


来源:竞核
原文:hhttps://mp.weixin.qq.com/s/um3tefwha0-KcxzWM_gWWA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