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2077》剧情解读:无所在,无所不在的AI

作者:组长 游戏动力 2021-02-23 1k
前排提示:本文存在部分剧透及主观推断。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一直是众多科幻作品的核心议题之一。

早在灰暗阴郁的赛博朋克浪潮席卷而来之前,上世纪40-60年代那个科幻作家们普遍乐天进取的“黄金时代”,未来人工智能就以各种方式被想象过。

无论是克拉克在《2001太空漫游》中构想的HAL9000杀人事件,还是阿西莫夫用整个银河帝国系列去探讨自己亲自设定的机器人三定律的漏洞,均已充斥着对人工智能威胁人类自身的担忧。

而当视角更为内向、聚焦于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矛盾的赛博朋克流行起来以后,这种担忧更是激进地表现为阴谋论、控制论:人工智能不但产生了自我意识,而且反客为主,将整个人类社会置于其统治之下。《神经漫游者》《黑客帝国》中那些有血有肉的人看似仍是主角,但他们都不过是AI的役使对象,不过是机器文明成长道路上的垫脚石。

千禧年前后,尽管赛博朋克开始沉寂,“人工智能”却依然活跃在人类的实验室和想象力之中。2016年围棋人工智能AlphaGo的横空出世,或许就意味着现实与科幻的距离正在缩短。随后几年,人工智能在许多专项领域内都有重大突破,AI相继击败《星际争霸2》和《DOTA 2》职业选手的案例,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Open AI在中单对战中击败《DOTA 2》职业选手Dendi

然而,在今天的科技背景下审视《赛博朋克2077》游戏中的人工智能,我们似乎并不能感受到太多的新意。《赛博朋克2077》改编自迈克•庞德史密斯(Mike Pondsmith)于80年代创作的系列桌游,所有设定也都以那个时代对未来人、技术与社会的想象为基准。因此,CDPR在本作中只是忠实地还原赛博朋克的经典世界观,而并不追求一种“当代感”和“新锐感”。

只不过,在朋克已死、霓虹依旧的今天,《赛博朋克2077》的这种创作态度自有其价值,它提醒我们上个世纪的那些幻想与困惑仍未过时;从某些方面来看——比如人工智能,甚至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黑墙内外

如果你因为不满于《赛博朋克2077》有限的完成度、过多的Bug,或者单纯没有足够耐心而忽略游戏中多如牛毛的分离芯片、电脑邮件和旁支任务等等细节,那么对你来说,人工智能在夜之城的存在感可能比较稀薄。

毕竟,游戏的主要剧情粗看起来重点确实不在于此。

主角V和好友杰克是小有名气的街头佣兵,梦想成为夜之城的传奇,一笔大买卖的出现给了他们这个机会:盗取荒坂公司的Relic芯片。这颗芯片实际上是一种名为“灵魂杀手”的人格数字化容器,保存着曾经与公司作对的恐怖分子——强尼•银手的意识。

Relic芯片

不幸的是,此次行动中两人遭遇意外,杰克落难,而V为了保护芯片不得已将其插入自己的大脑,导致银手的人格开始入侵V的自主意识。后面的主线部分就是围绕V如何自救开展的,虽然V的处境是银手的意识体直接造成,但芯片技术的保有方——荒坂公司站在了他们共同的对立面。

也就是说,主角与公司之间的矛盾是故事中的主要矛盾。至于AI在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几乎都是主角的助力。

在寻找关于“灵魂杀手”背后真相的过程中,V将会求助银手的前女友奥特•坎宁安,不过她此时已经是赛博空间中的一个意识体,一个不受人类监管、被“黑墙”隔离于常规网络之外的流窜AI。当然,这里的“AI”和一般意义上的“AI”不尽相同,一个是人类意识数据化,一个是人造数据意识体,但本质上似乎又很难分开。

赛博空间中的的奥特•坎宁安

奥特曾是一名出色的网络黑客,也是“灵魂杀手”真正的创造者,然而置身于黑墙的另一边对奥特的意识造成了巨大的改变,使她抛弃了作为人类时拥有的感情和价值理念。好在强尼•银手和她毕竟有些情分,由此他和V把奥特从黑墙的另一边引了出来,寻求她的帮助。

主线中还有一个与V有些交集的AI是德拉曼,他倒是一点没有奥特由人变成AI后的那种“高冷”,而是始终维持着自己作为一家出租车公司的唯一管理者的得体风度,对待顾客热情周到。当玩家询问德拉曼他如何看待生活在人类统治的世界时,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态度已然相当温和:

“这是一个复杂的环境,有着属于自己的规则。想在人类中生活,关键在于找到一个互相理解的基本共同点。‘真理’和‘善良’都会引发分歧,但对美的理解是共通的。”

德拉曼汽车公司

除此之外,《2077》明面上的剧情,大多都围绕公司、帮派、权力机关和形形色色的居民展开,几乎从不直接涉及人工智能,遑论人与AI之间的对抗。

然而,你应该能清晰地感受到,AI是《2077》的世界里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比如游戏中多次提到,黑墙存在的一大意义——至少按网络监察机构宣传的那样来说,就是为了阻挡那些倾向于恶意入侵现实世界的流窜AI,但没有什么防火墙是绝对可靠的,因而其中一些AI,很可能已经渗透到黑墙之外了。

事实上,《2077》把关于AI阵营的很多线索都放在了不起眼的地方。

无所在,无所不在

威廉•吉布森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AI冬寂完全觉醒后对主角凯斯说,自己“无所在,无所不在。我就是一切的总和,是全部的全部。”

冬寂,《终结者》中的“天网”,《黑客帝国》中的“机器大帝”,都已经进化到了人类无法控制的阶段。《2077》里的AI虽然不至于如此,但也是“细思极恐”的。

《黑客帝国》“机器大帝”(deus ex machina)

如果你在游戏里常看电视,应该不会对这样一条新闻陌生:由人工智能创作的小说《苹果树荫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被称为“一代人的文化瑰宝”。作者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怀念了生态环境崩溃前,她四岁时的爷爷奶奶的小果园,生动地描绘了老苹果树下的气息,苹果落下腐烂化为泥土的流动的瞬间。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语言的边界即思想的边界。如果人工智能已经能够运用文字创作文学经典,能够像德拉曼那样和人交谈时对答如流,那么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说它也应当具备了人的思维能力。图灵测试自然是不用提了,接下来的问题仅仅在于人类是否承认AI具有人权。

不过,《2077》里的AI可并不都乐意把命运交付给人类裁决,它们早就打起了自己的算盘。

在一个名为“美梦继续”的支线任务中,议员杰斐逊•佩拉雷斯一家委托V帮忙调查公寓里发生的怪事。结果则是,夜之城接近权力顶端的政客竟然一直被自己雇佣的安保团队秘密监视,连自己的公寓存在密室他们都浑然不觉。这些监视者受命于某个神秘组织,而他们的目的就是改写杰斐逊夫妇的性格、思想和记忆,将潜在的市长人选打造成一个正直可靠的——傀儡。

杰斐逊•佩拉雷斯夫妇

任务过程中,我们还会接到神秘电话的警告。还有玩家发现,当我们打算向杰斐逊夫妇交差时,场景远处冷冷地站着一个人,他就是一些结局中会亲自找上V的“蓝眼睛先生”。显然,那双蓝得让人发怵的眼睛表明他绝非正常人类,诸多线索都指向他是某个AI在现实空间的代言人。

神秘人“蓝眼睛先生”

另外,还记得我们在初始关卡中营救的创伤小组白金会员——桑德拉小姐吗?夜之城能够拥有这等会员身份的人寥寥无几,但她居然会落到清道夫这样的流氓手中,实在有些蹊跷。后续相关支线中,如果你足够细心,就能了解到桑德拉遇害的真正原因:身为黑客的她,无意中发现了夜氏公司通过AI控制人类思想的实验报告,这才招致杀身之祸。

桑德拉发现的分离芯片《人生苦短行动》记录了夜氏公司的秘密实验

操控政客、改写思想,还有因为宣称“他们”终有一天会“笼罩天空”而消失的先知盖瑞,劝诫世人警惕义体改造以避免深陷虚拟世界的禅学大师……游戏中暗藏的有关AI的线索比比皆是。

甚至,主角的所有遭遇都和AI脱不了干系。

2019年游戏尚未发售之前,CDPR官方推特就曾发布一个数独,解开后可以获得署名为“先知盖瑞”的留言:

V,小心数字幽灵。奥特已经成功突破黑墙一直在监视你。

2019年CDPR发布的数独解谜小游戏

结合游戏中的细节,可以肯定这并非戏言。结局时我们进入神舆和奥特交谈时,如果对她道一声“谢谢”,她还会反问我们“你确定要谢谢我吗?”自始至终,奥特就不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主角,也不真的在乎和强尼•银手的前缘。Relic芯片可以改变人的性格、思想乃至基因,这正是黑墙内的AI们梦寐以求的,它们只是需要利用一些人来彻底打破黑墙这道限制。

总之,从阴谋论角度去解释《2077》的故事——AI(或数字意识)利用人类展开对现实的入侵,是完全行得通的。

脑中之脑

哲学家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在《理性,真理与历史》一书中,阐述了他的“缸中之脑”假想。

假设你的大脑被放在一口能使之存活的装有特殊营养液的缸中, 大脑的神经末梢被连接在一台超级计算机上。由于这台计算机十分先进,它能使你的大脑具有一切如常的幻觉,因此你不可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缸中之脑。再假设世界上所有人都在这样一个缸中,那么我们便有了一种集体幻觉,能感受到自然万物,彼此之间能自由地交流。而实际上,这一切并未真正发生。

“缸中之脑”示意

这一假想被文艺作品借鉴后诞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黑客帝国》无疑是其中最经典的,99%的人都是缸中之脑,对世界的真相一无所知;剩下的1%组成反抗军,但也不过是系统为了维持稳定性所采取的临时绥靖策略,处在超级AI的可控范围之内。

《2077》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些“缸中之脑”的意味,从进入开始界面显示的“正在入侵”你就能感觉到,仿佛V是被骇入的对象,玩家则成了AI的化身。

开始界面的“正在入侵”

但是,如果AI和人类之间是纯粹对立的关系,事情倒也没那么复杂。对立的双方要么是像《黑客帝国》那样达成“和解”、互不干涉,要么如《银翼杀手》那样终究有一方难逃被统治的命运,可《2077》里人和AI的关系就有些麻烦了。

德拉曼这样“土生土长”的由算法构成的AI是AI,奥特这样通过上传真人意识的也是AI;议员杰斐逊说是对自己被AI改造人格感到害怕,但知道真相后没多久也完全沦陷于“美梦”之中,高高兴兴当选市长并声称要和公司合作。

杰斐逊当选市长

在这里,我们分不清自主的人和拥有自我意识的AI有什么区别,也分不清原生的自由意志和被改造后的自由意志有什么区别。人之所以为人的唯一性、独特性还存在吗?

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人和AI,在《赛博朋克2077》的世界里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就像V和强尼•银手之间一样。人们的存在方式变成了“脑中之脑”。

虽然我们仍然可以把游戏中的很多情节解读为AI的阴谋、AI的操控,但所谓“AI”有些原本就是人;而那些成为提线木偶的人,谁又能保证他们一点也不是心甘情愿呢?

不是AI“让你如此这般地思考”,而是AI“就是”你的思考;不是AI“将你造就成这个样子”,而是AI“就是”你所是、应该是的样子。若你从未睡去,那又何谈醒来?若你和那种操控的力量是合为一体的,那又何谈颠覆?

从这个角度延伸开去,为什么赛博朋克社会所有的反抗都注定失败,所有的浪漫幻想都注定以悲剧作为内核,也许就有了一个答案——人总是习惯于抛弃自身,转而迷恋自己的创造物:从古老的货币到人工智能,不外如是。


作者:组长
来源:游戏动力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URLflObnXKoLYly_RsFuY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