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ng US》玩家人心叵测,引粉丝争相创作同人故事

篝火营地 2020-10-27 2.1k
Among Us

厂商:Innersloth

9.5
浩瀚宇宙的某个空间站里,一位身穿紫色宇航服的人正对着仪器一次次地刷着自己的 ID 卡,但是怎么刷都不起作用。这时,一位蓝色的宇航员出现在了小紫面前,手把手教会了小紫如何正确操作。打卡成功,小紫脸上也泛起了害羞的红晕。

于是,二人开始在太空站中漫游。小蓝把一项项任务的技巧都教授给了小紫,帮他攻坚克难。很快小紫任务列表中的待办事项就所剩无几了。

就在小紫忙着完成自己最后一项任务时,他身后默默盯着的小蓝却行动了起来,一刀把小紫刺死后,便转身离开了。而死掉的小紫孤零零的躺在原地。

以上桥段是粉丝们根据《Among Us》这款游戏改编出来的故事场景。


《Among Us》是一款线上多人的「杀人游戏」,和经典桌游狼人杀也是有几分相似。都是要让玩家在互不了解身份的情况下找出隐藏的坏人,当然,本作中反派的设定是「外星杀手」。本游戏的一场标准对局最多可让 10 名玩家同时参与,其中 8 人扮演船员,余下 2 人则需要扮演冒充者展开暗杀。

最近几周,《Among Us》风靡全网。然而这款 InnerSloth 工作室开发的小游戏其实早在 2018 年就已经面世了。最近,因为疫情的原因,本作出其不意地流行了起来,一跃成为了今年最火爆的游戏之一。

《Among Us》的走红离不开玩家间的社交互动。开发团队 InnerSloth 表示,这正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InnerSloth 的程序员 Forest Willard 在接受 Polygon 采访时说:「《Among Us》充满戏剧性和社交性。本作的语音聊天功能方便玩家与朋友们相互沟通。」

「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很少有像我们这样可以促进玩家互动社交的了。通常来说,玩个游戏不需要和朋友有过多交流,有时叫上三两好友一起玩就完全没问题。」


而在《Among Us》中,只靠游戏内形象是无法找出顶替者的。因此船员们必须团队合作,收集、交换信息,才能还原凶案现场。本作设计十分成功,给玩家带来恐惧和惊慌感完全不在话下。然而只有船员间正确合作,才能够找出顶替者,获得最终的胜利。

玩家间的戏码不仅让游戏玩起来趣味十足,并且让玩家们热衷于分享自己在游戏中的经历。

Wilmar  说:「Among Us 玩起来有点像加了角色扮演要素的杀人游戏,换言之,本作的戏剧性是与生俱来的。玩家哪怕只是把一局游戏的心路历程复述一遍,就足够写成一篇好故事了。作者们要是能添枝加叶地想象出一些新场景,那故事不就更有趣了吗。」

Mira Park,也就是 Cosplay 圈的知名人士 THRED 在接受 Polygon 采访时就表示,她和朋友们看遍了所有《Among Us》的梗,觉得十分有趣,此后便爱上了本作。也是因此,他们决定出一波《Among Us》的 Cos。妆容、道具都十分精致还原。作品发在抖音国际版上还收获了不少关注。

「我很喜欢《Among Us》中玩家间的互动。开会时候的语音聊天总能让我兴奋不已。我喜欢把游戏中的主角们脑补成一群『脑袋空空』的笨蛋太空人。所以我做的视频基本上都是在体现『我尽力了,但还是好傻好菜』的模样。」


《Among Us》的玩家可不只是出点 Cosplay,做做搞笑短视频而已。游戏走红后,越来越多的同人作家也开始着力于创作游戏相关的小故事了。截止 9 月初,同人小说数据库 AO3 中的 Among Us 标签下已经有 590 多篇作品了。

Polygon 还采访了一名创作了《Among Us》和《我的英雄学院》联动同人文《Among Darkness》的作者 TunaFishPrincess。

「游戏中,社交内容占了大头。玩家其实需要通过分析其他角色来认知游戏世界。」 采访时,TunaFishPrincess 表示《Among Us》的游戏设定足够开放,完全可以用来创作联动作品,于是就把《我的英雄学院》角色写了进去。

「《Among Us》给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而且据我所知,圈子内有不少写手都参与了创作,本作和各种 IP 的联动同人作品层出不穷。」

还有像 Arahir 这样的作者,则会专注于在《Among US》设定世界观内展开创作。他所著的《Imposter Syndrome》,讲述的就是新人宇航员小绿和一位神秘的老手宇航员搭档的冒险故事。文章短小精悍,趣味十足。故事中小绿的傻白甜形象更是深入我心。

Arahir 表示《Among Us》把她迷得神魂颠倒,简直是她在疫情期间的救命稻草:「过去六个月我一直被困在家附近的地区无法远行,这都快把我逼疯了。这种时候尝试一下新鲜事物还是很有趣的,就比如在《Among Us》里和朋友相互背刺,把他们骗到太空站气闸然后丢进宇宙之类的……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当然,快乐的游戏时光也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

Arahir 说:「想必大家(好吧,这个『大家』指的是我自己)都很喜欢化敌为友再坠入爱河的故事情结。而《Among Us》的游戏设定简直就是专门为这种故事准备的。游戏内有谜团,有阴谋,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舞台。」

「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有趣的讯息,说的大概是:疫情之初,大家都在玩《动物森友会》这样盖盖洋楼,弄弄园艺,和动物朋友愉快玩耍的游戏。而现在正直疫情肆虐,大家却开始玩起这种和神秘杀手一起困在空间站无法脱身的游戏了。看了这段话我也是感触颇深。」

《集合啦!动物森友会》是疫情之初大家逃避现实的理想游戏。而《Among Us》则与之恰恰相反,简直是现实生活水深火热的翻版。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游戏『直面毁灭与死亡』的主题与当下时事不谋而合。」同人作者 Madi Girlmeat 说道。他的作品《Pet》突出了游戏中权力博弈的暗流涌动。


「怀着『我的队友千万别是顶替者啊』之类的想法和别人组队行动,大概是游玩《Among Us》时比较实用的策略了。由此可见本作是一款着眼于『团结的力量』的作品。而团结正是当下的我们所欠缺的。游戏世界中需要玩家们彼此信任,亲近。这种亲近感正是疫情期间的人们所渴求的。」

目前,Girlmeat 正在考虑该如何生动地描写出《Among Us》世界观中的日常生活。

他给 Polygon 讲述的情景大概是这样的:

「今早起来有些嗓子痛。吓得我赶快开始回忆最近去了哪里,完成的任务又是什么。嗯……最后去的地方是药房,当时是小白和我一起做的任务吗?」

有时候,人们会把玩游戏和同人创作当成对现实的逃避。然而事实上,同人创作也会体现出作者对当下生活的焦虑。2060 年的历史学家要是想研究「新冠流行时期」的历史,没准真的会找出一些《Among Us》的同人文来读一读,以便了解彼时的人类心理(而且其他作品的同人文也有反映现实的趋势)。


就以 TunaFishPrincess 为例。她的作品就是把超能力者放进太空背景而已,但是却巧妙的展现出了超能力动画角色脆弱的一面,这样的设想让我印象深刻。

「我把自己困在家中不能出门的郁闷之情反映到了作品之中,」 TunaFishPrincess 说道,「受困的孤独感,还有『敌人就在门外』的紧迫感,都是游戏的精髓之处。」

我们所采访的各位作者都相对乐观,没有完全陷入悲观情绪之中。

Arahir 在采访中表示,隔离期间《Among Us》让她意识到了朋友的重要性。和他们一起上线玩游戏是多么的快乐,即使游戏中会被朋友背刺也没有关系。

「创作《Among Us》乃至其他作品的同人文,都是我对原著爱的体现。我想在虚拟世界里度过更多愉快时光,并且这种想法在疫情期间越发强烈。」 Arahir 说道,「我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让日常生活变成『美好回忆』。」


翻译:脱欧提督
编辑:豚骨拉面
来源:篝火营地
地址:https://gouhuo.qq.com/content/detail/0_20201023143716_r0cuhUEC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