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3年不温不火后,线上剧本杀才刚刚来到风口

作者:菲斯喵 游戏葡萄 2021-05-12 4.3k
剧本杀在媒体中的高频露出,让人们对其再也无法忽视。

半年时间里,这一关键登上微博热搜多达9回。你曾经或许对剧本杀不以为意,但相关报道及数据表明,它已然在年轻人群体中形成潮流之势。

剧本杀相关微博热搜话题

据美团数据显示,2019年,剧本杀实体店从2400家增至1.2万家;到2020年底,全国的剧本杀实体店达到了3万家。艾媒咨询的一份分析报告表明,预计到2021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将增至170亿元。

此番景象,不免让葡萄君将其与狼人杀项目做对比。同为社交项目的狼人杀,曾经从风口处滑落,线下店倒闭如潮。但我想,这不妨碍人们想象剧本杀+互联网的可能性。而事实上,当我们把注意力聚焦于剧本杀在线下的爆发时,这个新兴社交娱乐方式已在线上发展了近三年。

奇怪的在于,剧本杀 App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三年前,剧本杀 App 扎堆获融资

国内所谓剧本杀,源于欧美流行的派对游戏谋杀之谜。后者的玩法是一种戏剧扮演,人们参与其中,充当各式角色,并按照剧本设定,推出凶案嫌疑犯,完成人物结局。

设想一下,由你出演《名侦探柯南》,而你手头只有一份与自己相关的剧情梗概,最后如何查出真相,全靠临场发挥。如果你是扮演凶手,演技、逻辑和口语表达也是必备的能力。当然,如今的剧本杀并不局限于敌暗我明的推理、悬疑,它也包含了重合作,及强调故事体验的题材。

和狼人杀类似,这类娱乐项目只在线下的轰趴吧和桌游吧里小范围流传,直到同题综艺热播后才逐渐打开市场。芒果 TV 自2016年推出的《明星大侦探》,本质上便是剧本杀真人秀,它一期一个案件,每期平均播放量几乎数以亿计。


和狼人杀发展轨迹有所不同的是,剧本杀最先被创业者与资本方所重视的,不是线下实体店,而是其线上的机会。

早在2017年,一部分剧本杀产品就已经通过小程序的形式寻求发展。当2018年进入夏天之后,一批创业者借着刚拿到融资的势头,陆续推出了线上剧本杀 App,其中名气较为响亮的有《我是谜》《百变大侦探》《戏精大侦探》等。


一时间,相关产品扎堆上线的迹象,让人觉得剧本杀 App 来到了风口。《我是谜》尤其受资本青睐,它在2019年前后完成了4轮融资。但人们可能想不到,作为这款产品的开发商,吾声科技曾被数百位投资人拒绝。

网综《明星大侦探》的热播,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相关项目的融资难度。不过,葡萄君发现线上剧本杀们在当时并没有就此火爆,进而形成可观的规模效应。

线上剧本杀没有预想中那么火

种种迹象表明,线上剧本杀的初期爆发力,远不如过往的狼人杀 App。

回顾上文盘点的融资案例,你会发现剧本杀+互联网并不是资本必争的风口。就公开的融资事件来看,2018年获得融资的仅4家,涉及的投资方主体也不到十位数,而各家披露的融资金额均为数百万元。融资比例和融资金额不高的事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资方对新兴事物保持审慎的态度。

相较之下,狼人杀 App 在2017年的融资事件,则超过了10起,一轮融资金额最高可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截至2017年年底,市场上已大规模出现狼人杀 App,最夸张的时候,你可以从应用市场里找到上百个同名 App。而线上剧本杀在初期发展阶段,和狼人杀 App 不可同日而语。来看一组数据对比:2018年是线上剧本杀兴起之际,但相关注册企业的数量却还比不过已经进入退潮期的狼人杀,前者是四家,后者是六家。


上表可见,进入2020年之后,剧本杀的入局者才明显增多,达到狼人杀初期规模。其中原因,有《明星大侦探》新一季节目持续热播的因素,也有「宅家抗疫」的背景为这类社交 App 所带来的红利。

去年大年初一,吾声科技创始人曾在微博上发出感慨,「我是谜一年多没崩溃了,今天访问人数突然爆炸,超越历史新高了」。后来他对媒体透露,2020年春节期间,《我是谜》用户数骤增800万;而截至2020年12月,这款线上剧本杀累计注册用户量超过3000万。


同一年里,《百变大侦探》累计注册用户也已超过千万,而且它的开发商久幺幺科技,也是在去年年底从武汉微派网络手中获得了3000万元的战略投资。这是线上剧本杀融资案例里,目前最高的一笔数额。

综合来看,直到宅家抗疫的阶段,以及在国内疫情有所缓和的这段时间里,这类社交产品的潜力才真正被外界所看到。通过在百度指数上检索「剧本杀」关键词,也能从中得到趋势验证:2020年以前,剧本杀搜索指数并不高。


不过,就葡萄君的观察来看,在进入2020年之后,线上剧本杀仍称不上火爆。

去年11月份,剧本杀 App 《百变大侦探》曾对36氪表示,线上剧本杀类应用的整体 DAU 突破了100万。如果数据准确,那么这等日活规模并不足以叫人吃惊。因为当初狼人杀 App 大火之际,单款产品的日活高达数百万,且头部产品上线3个月内下载量可破千万。

葡萄君整理了五款剧本杀 App 的 iOS 端下载量(仅统计 iPhone),仅三款产品的累积下载量在百万级以上。相关产品大多以付费剧本、VIP 服务以及皮肤、道具等来寻求盈利。而就付费榜成绩来说,《百变大侦探》与《我是迷》较为突出,但还是不及头部狼人杀 App。


如果以整个品类的发展来看,线上剧本杀来到今天,还未实现真正的破圈。

三年后,它才真正站在了风口前

就像狼人杀的发展一样,剧本杀在线下无论有多火,它最终也会把势能带至线上。但让人在意的是,初期选择在线上发展的剧本杀 App ,为何关注度有限,发展缓慢?

其中有剧本杀上手成本高的问题,也有相关产品开发不完善的情况,同时还有线上陌生人社交固有的弊端;但制约其发展的关键,我想还是在于内容消耗问题。

剧本杀不像狼人杀,它的最大瓶颈在于内容的持续更新。毕竟,这就是跟看剧看电影同理,同样的内容通常不具备可重复体验的特性,所以相关 App 只能通过增加源源不断的新剧本来留住用户。

可是剧本杀于国内刚刚兴起的两年里,创作者生态还不足以支撑线上 App 的消耗速度。根据剧本分发平台「黑探有品」的数据,目前全国剧本创作者数量在4000-5000之间。这个数量到底有多少是服务于线上?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确的是,《百变大侦探》2018年刚上线之时,其剧本月更数量为5本左右,直到2020年,月更数量才提升到10-15本。

《百变大侦探》的付费剧本价格,人均8元左右。久幺幺科技联合创始人刘剑曾对36氪表示,《百变大侦探》付费剧本占比30%,而用户付费率则是近5%。相对来说,平台方通过付费剧本所取得的营收,实际上不会很可观。这或许无法吸引创作者持续为线上平台输出优秀剧本。


所以随着疫情缓和,剧本杀在线下的机会得以凸显。

首先,线下剧本杀天然具有沉浸式体验的优势;其次,面对面社交的形式,必然会过滤掉一层线上产品中不友好的体验,比如参与者素质带来的影响等;再者就是,线下剧本杀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产业链条,它就像电影行业,上游是创作者,中游是发行商,下游是星罗密布的实体店,而相关线下剧本展会的出现,以及提供剧本点评服务的 App 小黑探等,也在推动行业规模持续扩张。

事实上,无论是《我是谜》,还是《百变大侦探》,目前都在紧跟趋势,把一部分注意力和资源转移到线下。他们的逻辑和做法似乎如出一辙,一边开线下实体店,一边在其自有 App 内开通线下剧本馆的预约功能,试图整合线上流量。


线下剧本杀还有诸多想象空间,如 AR、VR 技术在实景搜证中的运用,聘请专业演员扮演来提升代入感,以及吃喝玩一条龙服务等。

也许,随着剧本杀在线下的火热,这个新兴娱乐项目才刚刚来到风口。


来源:游戏葡萄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tW1c6Kvy2w0dzb0ORuAW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