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游戏“怀胎”时间堪比哪吒,预约时间一个比一个长

作者:少康 游戏新知 2021-05-12 6k

为了能够保证游戏上线时有足够多的关注,并且优化游戏上线前的最终品质,不少游戏厂商都选择在游戏立项或研发初期便对外造势,概念图、人物立绘、实机演示PV等宣传方式层出不穷,开放预约或预售向玩家传达“游戏要上线啦”的信息,以引起玩家关注并参与到游戏测试中。

这种做法往往出现在具有一定水准或研发周期较长的游戏上,而有实力的游戏厂商也会选择以这种方式抢先曝光游戏以达到其目的,或是为其他竞品带来压力,或是为玩家埋下一个该游戏独到之处「先入为主」的种子。

然而这种宣传手段也并非百试百灵,游戏上线后遭到玩家抵制的也不在少数,比如《赛博朋克2077》。该游戏在2012年立项,并且在当时放出跟这款游戏相关的信息和概念视频,于2019年6月11日在Steam上开放预售(当时计划2020年4月16日游戏正式上线)。

这款游戏在2020年12月10日正式上线前接连跳票,而游戏到手后玩家却发现游戏内容有明显删改,完成度欠缺之余大量的Bug也使得游戏的体验大失所望,于是引起玩家集体退款,甚至上线8天后索尼宣布将《赛博朋克2077》从PlayStation游戏商店内下架,其开发商CDPR的股价在该消息公布后便加速下跌,公司市值在两周时间内蒸发50亿美金,直至2021年1月28日才算止住了下跌的势头。


在移动游戏市场,不少厂商也将这一套宣传手段应用到自家产品上。于是,出现了一批开放预约时间长达两年,有的游戏因为版号问题距离上线遥遥无期,有的用爱发电进展缓慢,有的因厂商的决定而宣告停止上线,不同的游戏厂商也有着不同的做法。

游戏新知收集整理了9款这样的游戏,并且追踪了它们的近况。

尖叫组《倾巢而出(Bustout)》

《倾巢而出》是一款硬科幻风格的射击游戏,由4人兼职团队组成的「尖叫组」开发。该游戏立项于2016年,2017年9月登陆TapTap,目前已在TapTap上获得了26万预约,评分高达9.2分。

据官方的描述,游戏以几十年后的架空中国都市作为游戏背景,故事的开端是较为老套的人工智能对人类叛变,游戏中包含了道具收集、角色养成、故事剧情和地图探索等RPG元素,乍一看与市面上大多的射击类RPG并无太大区别。

游戏并未上线,但大体表现可以从已经曝光的视频或官方回应中窥知一二。

原定计划中该游戏将有单人模式与生存模式两种玩法,而后续游戏制作方表示将在生存模式中加入“吃鸡”的元素,依然以未来都市作为游戏的战场。

官方曝光的游戏实机演示视频中游戏可切换横竖屏进行游玩,该游戏的画面显得稍有粗糙,但其游戏场景上有着较为真实的光影表现力,如地面反射的光影能够在手机的拍摄中清晰地反映出来,而人物身上的衣物材质也较为逼真。

不同角度下地面光反射效果不同(来自游戏Q群)

在战斗表现上,与现有的主流射击游戏不同,该游戏的人物在战斗时会出现“受击”状态,强制中断正在进行的攻击产生硬直,其单人模式中有着自动瞄准敌人不同部位的锁定项,据官方的说法瞄准锁定属于人物技能,而并非游戏基础设定。

来自taptap

除此之外,尖叫组还开发了一个单机的横板动作游戏《首领传说-圆桌骑士》(PV中致敬卡普空1991年街机游戏《knight of the gound》),原定计划将在2018年Steam上推出。

按尖叫组的说法,该游戏是他们用以“回血”的产品,想必这就是仅凭一腔热血兼职制作游戏难以为继的结果,然而目前该游戏仍未上线,其“回血”的打算似乎并不顺利。

在《倾巢而出》的TapTap论坛上,官方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在2020年8月27日,这样杳无音讯的情况使得玩家均对该游戏上线持悲观态度。


而在Indie nova上,疑似吉相资本的相关人士曾在2018年对尖叫组伸出橄榄枝,然而时过多年,在吉祥资本旗下仍未发现与尖叫组有关的公司。

星空智盛《纪元:变异(ANNO:Mutationem)》

《纪元:变异》是索尼“中国之星计划”第二期入选的支持作品之一,这是一款赛博像素风的横版ARPG游戏,游戏中引入了SCP基金会的概念。

值得一提的是,SCP基金会并非是真实存在的组织,而是一个以怪诞科幻类的架空世界为主题的网络共笔文学小说集网站,也可以认定为一个虚构的全球性超自然事物调查管理组织,以控制、收容、保护为目标,管理着世上的异常现象、事件、个体等,并为其收容物设置相应的编号。这一题材在目前的游戏市场上显得相对小众却又自带较为完整自洽的内容。

网络上流传的SCP-682的设定图

就目前该游戏演示的视频中来看,该游戏在画面上采用了2D与3D间切换的方式,场景上有立体空间感的表现,而独特的像素风赛博世界也别有一番风味。


该游戏曾原定2020年12月上线,后决定将大量游戏内容进行重做,分别于2021年2月3日至2月9日、4月23日至5月5日在Steam、WeGame上推出试玩demo,官方在微博上称该游戏的PS4、PS4Pro以及PS5版本发售时间将推迟到2021年第三季度,预计在2020年登陆WeGame平台,而该游戏在Steam上的计划发行日期为2021年。

参与了WeGame试玩的玩家大体都对其有着较好的印象,在WeGame《纪元:变异》收获了上2.7万人关注、431条评测(需游玩资格),评价值达7.9分(总计10分)。


而在TapTap上,《纪元:变异》更是有超67万人预约,评分达到了8.3分。


该游戏的开发团队来自北京星空智盛科技发展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16日,团队核心成员来自Gameloft,Sega和育碧,都有10年以上的游戏开发经验。官网上显示它们共有30名开发人员。

目前星空智盛旗下除《纪元:变异》外还有一款正在开发的太空TPS对战游戏《深空:木星战纪》,而该游戏早在2017年便已在TGS(东京电玩展)上亮相,另外在E3(电子娱乐展览会)、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GDC(游戏开发者大会)等国际性展会上均有出现。

正因有着优秀的创意和技术力,星空智盛也被上市游戏公司所看好。

大连天神娱乐曾最多间接持有星空智盛52%的股权,在2018年将其全部转让;同年,吉比特旗下吉相资本向星空智盛投去2760万元以持有其49%的股权至今。

Studio Wildcard 《方舟:生存进化(ARK手游)》

作为PC游戏中数一数二的沙盒游戏《方舟:生存进化》,常常被玩家誉为是升级版的《我的世界》,其在2015年6月在Steam上发布48小时内售出了20万套(售价138元人民币),一度在Steam的销量榜前列。

如此受到玩家追捧的《方舟:生存进化》其手游自然也会引起广泛的关注。在《方舟:生存进化》手游在海外上线时(2018年6月14日),其在TapTap上的预约人数达到了127万,而截至目前预约人数已经超过了200万,并且评分有7.3分,可见该游戏仍持续吸引着大量玩家。


《方舟:生存进化》手游却在国内上线过程中吃尽了版号的苦,其在2018年全球发行(除中国大陆)时正值国内版号收紧,直至今日,该游戏的版号仍未通过。

《方舟:生存进化》手游的中国代理商苏州蜗牛数字科技(下简称蜗牛游戏)十分重视沙盒游戏赛道,其公司高层曾在2018年对外称他们对沙盒的投入已经渐渐超过了MMO,这意味着沙盒游戏当时已成为了蜗牛游戏的重点。

然而在经过这几年的等待后,该游戏在国内正式上线的消息仍未明确,游戏的版号也迟迟未能落实,因此有的玩家在TapTap的评论区表达了对厂商的不满。


腾讯《地下城与勇士M》

作为腾讯旗下端游的吸金猛兽,《地下城与勇士(下简称DNF)》哪有不移植到移动端的道理,事实上DNF移动版立项的消息早在2015年就已放出,算得上是腾讯最早计划将端游移植到移动端中一批游戏之一。

在等待游戏正式上线期间,玩家对该游戏的期待可不低,而其他游戏厂商也深谙这一点,于是比玩家更按捺不住的厂商便动起了心思,市面上一时间冒出不少DNF like的游戏,更有甚者冒着侵权的风险做出与其雷同的游戏。

如恺英网络的《阿拉德之怒》,在最终判决恺英网络侵权并赔偿腾讯5000万元后,该游戏持续运营至今,这样冒着巨额侵权赔偿风险运营,可见DNF 手游潜力之大。

至于手握DNF版权的一方,却一直将游戏上线时间往后延。

DNF的开发商母公司Nexon在其2019年年报中曾提到DNF 手游将在2020年上线,然而到了2020年8月10日等来的却是官方的游戏上线延期公告,而此次公告中并未提及后续上线时间,直至目前DNF手游的上线公测时间仍未有着落。


官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后延游戏上线时间,也使得玩家群体普遍感到失望,该游戏的TapTap预约人数接近140万,却有着与之格格不入的1.5分评分,这更多地表达了玩家情绪。

即便如此,DNF手游在各大游戏评论区底下几乎每天都有玩家留言,通过段子用一种近乎打卡的方式来记录等待游戏上线前的日子,玩家对该游戏的期待仍没有褪去。


这种情况不免让人想起《赛博朋克2077》,同样是有较大的粉丝基数;玩家也没有在漫长的等待中失去对游戏的期待;上线时间同样一而再地后延;《赛博朋克2077》背后是以后续更新内容著称的CDPR,而DNF手游是一款网游,两者都较为依赖对游戏的维护。

因此DNF上线之初难免会存在瑕疵,如今普遍玩家的鉴赏能力在提升,当瑕疵成为了玩家情绪的宣泄口后,情绪的反噬在所难免,如何妥善处理玩家的情绪落差变成了《DNF M》运营方不得不优先考虑的问题,以免重蹈前车之辙。

ustwo games《纪念碑谷3》

「纪念碑谷」系列可以算是手游中最有艺术感的一批了。

游戏厂商ustwo games利用视觉错位设计关卡,为玩家带来如幻境一般的世界,用较少的文本量向玩家讲述一个个故事,这已经成了「纪念碑谷」的风格。优秀的创意加上优美的游戏画面,「纪念碑谷」系列的销量也没有让ustwo games失望,《纪念碑谷》上线4年累计收入了2500万美元;续作《纪念碑谷2》上线一年后也收入了1000万美元。


在2019年7月31日,ustwo games宣布正式启动《纪念碑谷3》的制作,并公开招聘游戏总监,在此之后,ustwo再无传出与《纪念碑谷3》开发进度相关的消息。截至目前,该游戏在TapTap上已收获了31万的预约和关注,评分更是罕见的10分。


「纪念碑谷」的每一个作品都有其表达的内涵。首先是以“寻求宽恕”为主题的第一部《纪念碑谷》,讲述了公主艾达归还窃取的几何体以拯救朋友、族人以及自己的故事;再是以“亲情”为主题的《纪念碑谷2》,讲述了母亲萝尔陪伴着女儿成长的故事。

当「纪念碑谷」来到第3部,在这款游戏公开的图标上再次多了一个人,似是在暗示这次要讲述的是3个人之间的故事,并且前作的主角也尽数亮相,不免让人猜想这会是该系列的收官之作。

从左至右依次发布的3部「纪念碑谷」

对于这一IP而言,强大的品牌认知度和粉丝基数使得其从不缺乏关注度,然而时代一直在变,如今市面上也不乏有利的竞品如风格类似的Devolver Digital开发的《格莉斯的旅程(Gris)》、心动旗下的《双子》等,前者收获了2019年Steam的杰出视觉奖、2020年Google Play最佳独立游戏奖,于2020年4月20日销量突破100万份(原售价51元人民币);而后者是心动较为早期的发行产品,至今在TapTap上已售出58万份。

《纪念碑谷3》想要在众多竞争者中突围恐怕并不简单,ustwo的游戏总监Dan Gray在《纪念碑谷2》发售后也曾表示「就算是现在,让我们再去做一款5英镑的付费游戏依然很危险」。

龙图游戏《余烬风暴》

北京中清龙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龙图游戏)旗下的《余烬风暴》于2019年9月17日在其官网放出预约,然而这款中世纪魔幻MMORPG手游其制作周期接近5年,放出预约后共计对外测试4次至今仍未上线,截至目前该游戏目前在TaoTap上已有36万人预约,成为了龙图游戏在TapTap上最受关注的游戏。

这款游戏由龙图游戏旗下的冰柠工作室负责研发,游戏版号在2019年7月便已拿下,按正常的游戏推出时间,这样的进度应该早日上线才是,《余烬风暴》却迟迟未有上线的消息。

《余烬风暴》在其官网上标出的游戏特色为“端游品质的精美画面”、“随心定制的个性外观”、“坐骑萌宠的培养”、“多人协作的激情团战”,但这些游戏特色就目前看来,移动游戏市场上早已有太多竞争者,同样的赛道下《余烬风暴》似乎未有制胜的关键。


而龙图游戏也曾在2017年代理上线了《奇迹:最强者》,同样是魔幻系的MMORPG,但其成绩却不太理想,该游戏在上线2个月后便跌至iOS畅销榜100名开外,尔后每况愈下,如今在榜上排名在400-600名之间。

游戏官方在微博、官网和TapTap等平台上均保持较为活跃的活动发布,送电影票、送京东卡、城市快闪活动一应俱全,这样频繁的活跃玩家活动下似乎显得厂商在漫长的开发过程中也有些焦虑。


网易&暴雪娱乐《暗黑破坏神:不朽》

由网易和暴雪娱乐联合开发的《暗黑破坏神:不朽》手游最初在2018年暴雪嘉年华上公布。

暗黑破坏神IP源自1996年暴雪娱乐推出的同名ARPG游戏,爽快的打怪升级爆装玩法一改传统RPG回合制的慢节奏,采用了早年哥特风格和西方传说题材的《暗黑破坏神》,一度成为了暴雪旗下仅次于《魔兽争霸2》的畅销产品。

而《暗黑破坏神2》在上线20年后仍然有非常活跃的粉丝群体,前北方暴雪总裁David Brevik表示2020年某天他登陆Twitch,发现有超过2000人正在观看《暗黑破坏神2》。

有实力的厂商加上大IP加持,《暗黑破坏神:不朽》手游就像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一般,玩家对其的期待也非常之高,目前该游戏在TapTap上已有145万人预约,评分达7.1分,且不时登上TapTap预约榜,这反映了该游戏在当下仍有大量新的玩家将其加入预约。


该游戏的进展也相当顺利,在2020年12月,《暗黑破坏神:不朽》已经在澳大利亚进行了小规模的测试;暴雪2020年第四季度投资者电话会议中也表示,该游戏将在2021年下半年上线;游戏的版号在2021年2月份拿下了;游戏制作人对外公开游戏下次测试的内容中,角色45级至60级的内容将会得到展示,如测试进展顺利,该游戏在2021年如期与玩家见面的可能性将很大。

IGG《代号:七海》、《狂热之地(Omega Legends)》

IGG旗下的MMORPG《代号:七海》早在2019年的ChinaJoy上亮相,与其共同亮相的还有吃鸡类的《狂热之地》。

《代号:七海》在其公开的视频中可以看到,该游戏在卖相上相当优良,视频中的船只、海面以及城镇都相当逼真,而大航海的题材也是众多游戏中较为少见的,玩家对该游戏的期待也相当高,该游戏在TapTap上的评分收获了9.2分。


实际上立项之初,《代号:七海》是以模拟经营为定位的,后续在开发团队内部商议后,该游戏重新打造成了后来展示出来的模样。

而《狂热之地》,则悄悄地在2020年在海外市场开放测试,名为《Omega Legends》,自7月20日在南美对外开放测试截止7月31日,该游戏便获得了300万以上的注册用户。

之所以说他是“悄悄地上线”,是因为《Omega Legends》的买量动作不多。在2021年1月及更早App Growing Global上,该游戏并没有投放广告,而在Facebook的资料库中同样空空如也,仅开设了一个Facebook的官方主页,反而在YouTube上不断有非官方的账号在上传该游戏的实战视频。可见该游戏仍处于试探市场反馈的阶段。


与一般的吃鸡游戏不同,《Omega Legends》在原有的玩法上加入了英雄技能,使得每个角色配有两个技能,玩法的多样性更加丰富。

然而根据sensor tower预估其2021年三月全球下载量在300万左右,成绩并不是相当理想。

该游戏在国内也是无声无息,虽然在TapTap上有8.5的高分,却仅有2000来人关注,可见IGG在该游戏的前期宣传之低调。


结语

随着时代在改变,玩家对游戏的需求不再那么容易被“猜透”,更加多元且丰富、精良且巧妙的游戏内容就成了时下多数游戏厂商的追求,其结果就是单款游戏的研发周期被无限拉长,研发时间越长,游戏厂商就越“输不起”,玩家也会因此失去耐心导致游戏前期的宣传效果式微。

文章最后借用巨人网络CEO吴萌的话以总结,网游「见用户后研发才真正开始」「尽早见用户的核心思想是,要克制住自己做多的欲望,需求是永远做不完的,要相信少即是多,没见到用户前的研发工作,离用户需求是很远的,所以为了避免翻车,一定要让产品今早见用户」。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yUAMHSrmFyXsLLKjZDQcK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