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庄园》| 黛翎公主的故事

作者:袁伟腾 触乐 2021-07-14 38.5k
“就算给我一个重新改变的机会,我也不会改。”

黛翎和失散多年的网友妮妮重新取得了联系。

黛翎在上大学,今年21岁。妮妮是她小学三年级玩《摩尔庄园》时遇到的好友。

失去联系那年黛翎11岁,失联原因是黛翎的游戏账号被盗,她丢掉了和妮妮联络的唯一方式。账号被盗后,黛翎注册小号把盗号者加为好友,恳求对方把账号还给她。她怕那个人不答应,用整个暑假收集游戏里的稀有装扮和道具,希望能用它们换回原来的账号。

“比猪还笨。”盗号者回复她。然后不再和她联系。

10年后,今年6月1日,一个名叫“星无火”的成年人被发现曾在《摩尔庄园》里盗号、凌辱小朋友,知乎上有人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在游戏《摩尔庄园》里伤害小朋友的人?”

引发讨论的微博,评论区中的许多玩家讲出了童年时在网上遭遇的恶意

黛翎在问题下看到了妮妮的回答。妮妮分享了自己和黛翎的故事。她没提到黛翎的名字,但把她们相识、玩耍、分离的经历写了出来。黛翎只是偶然看到回答,找到了妮妮,但她不太相信这是真的。黛翎先是试探性地问了几个问题,从角色名字和形象,到一起用药水改变角色的肤色。两人最终确认,对方就是自己童年时的玩伴。

妮妮从来不知道,黛翎与她分别,是因为遭遇了和星无火一样的人。

我找到了黛翎,她向我讲了自己的故事。以下是她的自述。

黛翎公主来到摩尔庄园

看到“星无火”那件事,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真该死”。我很生气,也很愤怒。想到自己以前被盗号,又觉得难过。

最开始玩《摩尔庄园》那会儿我9岁,在上小学。《摩尔庄园》在班里很火,我很喜欢这款游戏。当时父母严格限制我玩电脑的时间,一周差不多只有半小时,我全用来玩《摩尔庄园》。

游戏最早的加载页面

我很珍惜每周的游戏时间,一上线就努力去赚摩尔豆(游戏货币),有时做任务,有时玩小游戏。虽然一周只能玩半小时,但我不觉得时间不够。因为我也只是弄弄牧场、把家里的拉姆(宠物)喂饱,做完这些,如果有剩下的时间,我才会去玩小游戏。

我现在还记得“黑森林”,这是个很神秘的地方,之前一直被封锁,直到游戏后期才开放,玩家能在那里升级拉姆。知道黑森林开放的消息后,我很着急地带着自己的小拉姆过去。

森林里可以找到“龙蛋”,孵化出来可以作为玩家的坐骑,一颗龙蛋甚至能孵出好几只坐骑。我收集了很多龙蛋,但是坐骑的名字我一个也不记得了。印象中有一只是黑色的,另一只是两个头、红色的,它们都只能在黑森林开启的那个暑假获得,假期结束就绝版了。我真的很喜欢它们。

黛翎发给了我两张图,里面有她最喜欢的龙

我攒了很多摩尔豆,把窝窝头一样的小土屋改成双层大别墅,大厅里有喷泉、车库和泡泡机,仓库里堆满了玩抓娃娃机得到的玩偶。那些玩偶如果全拿出来,一整个房间都装不下,但我小时候嫌它们太丑,一直没摆出来。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一个大蛋糕,它特别大,中间还插着一根红蜡烛,旁边铺满了草莓。

我有段时间特别想要超级拉姆。爸爸告诉我,只要我考试拿前几名就可以买。我发奋学习,最后真的考得特别好。出成绩的那天,我拉着爸爸去买充值卡,他故作神秘,说在网上就能给我弄好。我半信半疑,当爸爸拿着银行卡给我弄好时,我特别崇拜他。

对小朋友来说,米米卡是最方便的充值方式

有一天,我在《摩尔庄园》里看见一个女孩子,她在街上转来转去,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玩。我和她慢慢聊起来,最后加了好友。这个女孩就是妮妮。

妮妮分不清私聊和公屏,聊天时,老是前一句私聊,后一句就开“小喇叭”。她在我心中一直是个有点“笨乎乎”的小女孩。打字很慢,拼音字母要找很久。有时候我讲了很多话,她就打“en”“haode”,应该是心里很着急,直接把拼音发出来了。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比我小两三岁的、不太会用电脑的小妹妹。

那会儿流行组建家族,我加入了一个叫“酷爱”的家族,“爱”不是汉字,而是一个爱心形状的表情。我认识了一个叫“冷酷”的男孩和一个叫“小黛”的女孩,我们经常一起在“粒粒小广场”跳舞。

《摩尔庄园》是我玩得最用心的一个游戏。吸引我的不仅是游戏本身,还有和别人聊天、一起玩小游戏的经历。我在游戏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人,大家一起玩,不仅快乐,还能收获友谊。我慢慢地从喜欢游戏,有一部分变成了喜欢游戏里的人,也因此更喜欢这个游戏。

米米号被盗走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的米米号被盗走了。

跟《QQ牧场》一样,《摩尔庄园》也有牧场。我养了很多小动物,需要定期去照顾,像给小鸭子喂食,帮奶牛和小猪洗澡,拉姆太久不清洁也会死掉,所以要每隔几天就上线一次,但父母老是限制我玩电脑的时间。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有一天,我跟一位小摩尔抱怨这件事,他主动提出帮我照顾小动物,不过因为要登录账号,想要知道密码。

游戏后来推出了和牧场玩法类似的‘肥肥馆’

小摩尔是我的好友,他和小黛一样,经常问我很多游戏里的问题,像哪个小游戏玩得最好、哪一个又最不擅长。我觉得很亲切,听到他愿意帮忙,心里很高兴,就没有一点怀疑地把密码给他了。

给他密码后,我马上就被“挤”了下去,我很困惑,想要重新登录,系统却提示“密码与账号不符”,旁边提示让我再试一次,可我试了很多次,怎么也登不上去。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想到可以找回密码,结果也行不通。我这才意识到:啊,我的号被他盗了。

我一开始非常生气,但很快心里想的只剩下怎样把账号要回来。我只能通过游戏联系好友,如果账号丢了,就联系不上他们了。

我注册了小号,添加他为好友,恳求他把账号还给我,他不仅不还,还对我说了很过分的话——“你不给的话不就没事了!”“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笨!”“比猪还笨!”……中间夹着很多脏话,全被系统屏蔽成了星号。

游戏内已经发不出脏话了

那时我还小。我以为他只是看上了我的房子和装扮,不会有别的心思。我心想,如果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账号,把这个账号给他,他是不是就可以把原来的账号还给我?于是我开始很努力地打造我的新号,收集每一个我能记得的道具、服饰和家具,拼命地赚取摩尔豆。

我坚持了好几个月,当时一心只想把账号换回来,完全不觉得辛苦,甚至一个道具找不着,我就去找其他的,心里也不委屈,只是会埋怨自己为什么要轻易相信别人。当然,最后骗子也没把号给我。

黛翎的小屋和这间风格相似,她也有下方的两只玩偶

后面好几年,我一直用小号给那个米米号发消息,恳求他把账号还给我,但一次回复也没有收到。他通过我的好友申请,我每求他一次,他就删我一次。他卖掉了我所有的作物,把我辛辛苦苦装修的家改成小土屋,坐骑也全都卖掉。

重要的是,我再也联系不上妮妮他们了。

黛翎公主长大了

后来,我再也没认真玩过《摩尔庄园》。我不敢把精力再花在游戏上,对任何游戏都提不起兴趣,还主动放弃了每周半小时的游戏时间。中学时,我自控力强,父母不再限制我玩游戏,但学业压力大,也不玩了。到了大一,我试着和朋友一起玩了玩《王者荣耀》,也没有很投入。最近写期末论文,已经有3个多星期没打开过游戏了。

那个被盗掉的账号是我唯一记得的米米号,直到恋爱前,我的QQ密码一直包含这串数字。后来,每次我想到《摩尔庄园》里看看,就会重新申请一个账号,申请一次,玩一次。我记不住账号,也不想记。想玩的时候就又再申请一个,周而复始,不知道扔掉了多少号。

玩《摩尔庄园》的这段经历,对我有没有很深的影响?说实话,我不知道。因为我其实感受不到我前后有特别大的变化。如果有一个没玩过游戏的我拿来和现在的我做对比就好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摩尔庄园》的登录界面,现在仍可以登录游戏

被盗号的经历对我有一定影响。自那以后,我很少向网上认识的朋友透露我的真实信息。一般来说,他们只知道我的网名,讨论的内容也仅限于游戏。我在网上几乎不会提到任何现实中的事,陌生人来加微信,我有时会设置成仅聊天,不可见朋友圈——因为担心是骗子,我甚至会去翻对方以前的朋友圈。包括妮妮,和她刚联系上的那段日子,我们聊天的内容也只关于《摩尔庄园》,偶然谈到一些生活中的事,也不会过多深入。

我觉得《摩尔庄园》就像一碗米饭,它填饱了我的身体,但要说有什么深刻的影响,可能并不存在。它是我的游戏启蒙,在此之前我没有认真玩过任何一个游戏。那时看来,无论是设计、画面还是剧情,《摩尔庄园》都是一个10岁孩子最神往的样子。事实上,它陪伴我度过了童年的绝大部分日子。因为除了自己玩,我还用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学校的朋友讨论它,也因为它,我在网络和现实中都收获了友谊。

不过,它对我正面的影响,可能也仅仅是留下了一个特别好的回忆;负面的影响是变得不太容易能相信别人——这其实也不一定不好。仅此而已。

我在游戏里帮助过遇到麻烦的玩家,在现实生活中,我也会比较考虑他人的感受,但我自认为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我在心情一般或是比较好的时候会主动帮助别人,心情不好时,就很难发现有需要帮助的人,只顾着低着头、气鼓鼓地自己走,不关心旁边是不是有人遇到了困难。不过,心情很好的时候吧,这样的人就到处都是了。

有一次我胃疼,去医院打点滴,医生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早睡,但我帮朋友写总结又熬了夜。写到后半夜,胃病复发,痛得我撕心裂肺。还有一个朋友,虽然是偶然认识的,但老是找我帮忙,甚至让我做一些损害我自身利益的事。不过因为都是朋友,我也没有拒绝。

我很愿意去帮助别人,但也对别人有警惕心。我知道这两件事互相矛盾,说出来很不要脸,但我一方面很乐意帮助别人,另一方面又害怕别人一味地向我索取。当然,因为帮忙损害自己利益的事还是很少,在大部分情况下,我还是能帮则帮。男朋友因为这件事,一直“教育”我不要对别人太好。

我其实不是很介意被人利用,只要不是因为我偶尔一次没帮上忙生气就好,但在生活中反而会遇见很多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我会想到男朋友的忠告,他对我好,阅历也比我丰富,他说的话应该是没有错的吧。

我属于共情能力比较强的那种人,也经常劝别人,所以幸运地拥有不少朋友。他们不开心时会来找我倾诉,我帮他们把情绪安抚好后,自己可能会受一点影响。

我被查出有抑郁症,最严重时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几乎没有起床。我的症状比较特殊,查不出明确的病因,没有经历过特别可怕或绝望的事,医生说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激素调节出了问题,就像多巴胺会让人感到快乐,我因为某些激素分泌不足或过多感到抑郁。

除了心情低落外,我有时还会感到身体乏力,大脑也变得迟钝,仿佛没有自己的想法,心里像有什么东西沉下去,脑袋里像在播放立体环绕音乐一样,“嗡嗡”地旋转。因为我的病比较特殊,常规的心理干预没有作用,医生给出的方案是药物治疗,副作用主要是嗜睡和疯狂长胖,偶尔会恶心想吐,别的暂时还没发现。

我是很想好的,我主动去看医生,主动要求吃药,努力出门,从来不给自己机会自残,我好好吃饭,不听消极故事。我总觉得我应该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没有。

我对自己的性格大体上满意,就算给我一个重新改变的机会,我也不会改。我觉得没必要去羡慕别人,因为别人也有别人的痛苦,只是我们不知道。我不会向往我没有的东西。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小时候没有玩过《摩尔庄园》,或是玩的时候没有被盗号,我还会是现在这样吗?我想可能不会有什么变化吧。我应该会在现实里继续帮助别人,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我的性格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被改变,但谁也不能假设没有发生过的事,对吧,谁知道呢?

黛翎公主的故事

采访结束后,我在网上搜索“黛翎”这个昵称。字典里说,“黛”指青黑色的颜料,“翎”是鸟类的羽毛。“黛翎”指代具有青黑羽毛的鸟类,即八哥。网上还有一则“黛翎公主”的故事,以下是原文:

黛翎公主

从前,世界上没有鸟类。百鸟王和王后生养了百鸟。八哥公主和孔雀王子都是他们的儿女,不过它们的羽毛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一天,百鸟王把儿女们叫到身边,他对百鸟说:“孩子们,你们都一天天地长大了,父王我也一天天地老了。你们每人都可以从我这里领取一样宝物,或者学到一样本领。”

百鸟王的儿女们十分兴奋,他们依次走到父王和王后身边,或领取一样宝物,或学一样本领。老鹰学会了捕兽,鱼鹰学会了捕鱼,百灵学会了唱歌,黄莺得到了一副好嗓子……

最后,百鸟王只剩下一样宝物和一样绝技了,还有一件黑色衣裙,它根本称不上什么宝物。那件宝物是宝石般的羽衣,那样绝技是善讲人言的本领。没有得到宝物和绝技的只剩下八哥公主和孔雀王子了。

百鸟王对孔雀王子和八哥公主说:“孩子们,谁要是得到宝石羽衣,谁就可以继承我的王位;谁要是学到讲人言的本领,谁就担任鸟类和人类交往的使者,但是只能披那件黑衣服。”

孔雀王子和八哥公主为难了,谁先挑呢?公主和王子平日十分友爱,怎能为这事争先呢?

八哥公主说:“哥,你先挑吧!”

孔雀王子说:“妹,你先挑吧!”

八哥公主想了想说:“好的!”她绕过宝石羽衣,拿起那件根本称不上宝物的黑色衣裙披在身上,黑色衣裙立刻变成了黑色的羽毛,她向百鸟王学到了讲人话的本领。

百鸟都惊呆了。孔雀王子冲过去抓住八哥公主的手说:“我的好妹妹,这件宝石羽衣本该是你的呀,你为什么不要呢?”

八哥公主说:“哥,你的本事比我大,应该继承父王的位置,当百鸟之王。”

百鸟王死了。孔雀王子继承父位当了百鸟王。新百鸟王派八哥公主担任鸟类和人类之间交往的使者。

人们都很喜爱善解人意的八哥,因为她有一身黑色的羽毛,人们都亲切地叫她“黛翎公主”。

黛翎拍摄的一张照片

作者:袁伟腾
来源:触乐
地址: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8113.html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