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测当天破解、数据与正版互通,2021年了游戏破解还如此猖狂?

作者:鳗鱼 游戏新知 2021-07-15 3.2k

前段时间有读者向游戏新知反应表示,有位朋友制作的游戏被破解了,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专门分享破解游戏的平台,并且也有很多朋友也都在平台上找到自己的游戏。


游戏新知对于游戏破解这个词的认知已经停留在6、7年前,出于好奇为什么破解游戏这条黑灰产业链历久不衰,也打算去一探究竟。

根据读者透露,这个游戏平台名为OMG游戏盒子。主流的应用商城上都找不到这款应用,但搜索引擎上直接检索就能在不少应用下载网站找到它,而且还查出有OGM游戏盒子、欧欧游戏盒子等几个化名。

另外,游戏新知还加入了其中2个游戏平台的用户群。一名序号命名为7的是一个接近2000人的大群,而另一个序号为9的也已经有超过700名群友。简单推算,核心用户也已经超过了16000人。


大群的用户画像

在加入Q群后,游戏新知在群公告中找到了平台最新版本的下载地址。Q群内也没有提供软件的官方网站,而是管理员通过上传云盘文件的方式提供APK的下载。在平台内也找不到应用开发者关于域名、公司名称等工商信息,只能找到最新的QQ群和联系邮箱的信息。

平台开发者如此神秘,那平台上的破解游戏究竟又有多猖狂?

哪些游戏被破解了

游戏新知统计了一下近几天平台上新推出的破解游戏数量,发现平台每天都能推出多至50多款的新破解游戏,算得上是相当勤快。

OMG App页面

在平台上的游戏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独立游戏、超休闲游戏、类传奇的MMO游戏。其中独立游戏和超休闲游戏都是遭到破解的对象,传奇类游戏则多是和其他平台合作的引流入口,称不上造成侵权行为。

游戏被破解的方式也大致可以分为数值修改、免除广告、解锁内购三种方式。

首先最受平台上玩家欢迎的是数值修改的游戏。以雷霆游戏旗下的《贪婪洞窟》为例,可以看到对游戏的破解还是比较节制的,对于付费才能获得的游戏货币并不包含在修改内容当中,如果想要体验付费内容还是需要下载正版游戏。


对于数值修改来讲,这方面的节制应该不太像是技术方面的难题,更像是降低被起诉的概率,所以才尽可能降低对原版游戏营收的负面影响。

《贪婪洞窟》被破解后省去了玩家「肝流程」的那一部分。排行榜依然存在,不过游戏没有了社交方面的内容,已经彻底是一款单机游戏。

《贪婪洞窟》已经是2016年上线的游戏,实际上平台的破解速度可以非常快速的。

6月30日《交叉次元》正版公测的当天,平台就上传了破解版,为游戏加入了技能秒杀的数值修改功能。更加戏剧性的是,正版游戏公测之后就受到了ACCN黑客组织的勒索,连续五天的DDoS攻击让游戏频频停服维修,盗版的存在更是让开发商本就艰难的开局雪上加霜。


游戏破解更新频率之快,甚至已经有用户在论坛的许愿板中表示希望官方破解上周五上线的《复苏的魔女》——之前已经破解了好几款雷霆游戏的产品,认为破解《复苏的魔女》也不在话下。


其次比较常见的是免除广告的破解游戏。有游戏被破解的开发者向游戏新知表示,这种扒包的破解游戏方式还是有一定技术门槛的,也不是什么游戏都能够被破解。按平台方的说法,他们会尽可能破解多的内容,实在能力有限的时候才会只提供免除广告的功能。

据游戏新知了解,破解的游戏可以模拟广告商的回调,从而让游戏正版客户端误以为是广告平台那边发来的回调。换而言之,游戏官方会以为你看完了广告,并且会给你相对应的道具奖励,但实际上在破解游戏里已经跳过了看广告这一环节。


被移除广告功能的知名游戏也有不少,比如青瓷游戏旗下的放置游戏《最强蜗牛》、Ohayoo在年初爆火的超休闲游戏《翡翠大师》等,都是因为数值无法修改,而只能在IAA上动手脚的例子。类似的例子还很多,而且破解者比较挑厂商。


最后是破解付费游戏和内购内容的游戏,这也是对开发者损伤最大的破解方式。已经达到了破解版通关则正版通关的程度。

从付费内容入手的破解游戏也是五花八门,除了免费下载付费游戏以外,破解内购内容也大致分为模拟购买和内容解锁两种。

《开心消消乐》破解版就是模拟购买的典型例子。玩家在游戏内可以提交道具购买的订单之后取消支付,而道具就会在破解版游戏中获得。游戏新知从技术人员处了解到,这种做法也是通过类似于模拟广告回调的方式实现,玩家提交订单支付能够通过模拟骗过客户端。

相当于玩家在游戏中购买10块钱的道具,但是通过模拟支付宝显示付款成功,最终道具发放到破解版游戏中。而实际正版游戏的运营方没能收到那10块钱,支付宝也损失了这10块钱带来的通道费。

《开心消消乐》破解版的功能介绍

经过游戏新知的测试,在破解版游戏中花钱购买的道具是可以在正版游戏中显示的,关卡进度也都相同,证明游戏的关卡数据的确是相通的。通过破解内购的方式购买的道具只能在破解版游戏中使用,并不会在正版游戏中显示,但是用破解版中的道具通关后,正版游戏也会通关。

只有破解道具超过一定金额之后,才会触发正版游戏反破解机制。不少平台的用户都表示「破解并不奏效」,在免费内购之后游戏会显示网络错误,重新进入后会回到购买前的状态。

对《开心消消乐》破解版的评论

像《同步音律喵塞克》这样的游戏则是遭到存档破解,游戏不需要支付环节就解锁了全部内容。而游戏本身作为一款音乐游戏,付费点就在于曲谱的购买,本来一次付费永久享用的做法已经让营收比较受限,如今受到破解更是有苦说不出。

总的来说可以看到,单机体验越是突出的游戏越是容易被破解,不管是小厂还是大厂的游戏都有可能遭殃。

破解者如何获益

游戏平台更新频率这么快,那么是什么人进行破解的?游戏破解这么猖狂就没有人管管吗?

从不少游戏下载页面看到,平台宣称仅仅提供存储空间服务,若涉及侵权可以联系客服对破解游戏进行下架处理。换而言之,只要不作处理,这里的破解游戏就可以不断更新并且提供服务,无疑是对游戏开发者权益的侵害。


以雷霆游戏的《贪婪洞窟》为例,进入游戏就可以看到破解模块的制作者也正是几个QQ群的群主或管理员,平台甚至给这个制作者增加了分类的tag。换言之,制作破解游戏并上传的团队,就是平台的所有者。


破解版游戏根本不存在充值流水这一说,那么平台靠什么维持?

游戏新知了解发现,一方面是上面提到传奇类游戏的游戏入口,破解游戏引流再和其他游戏平台达成分成合作;另一方面就是靠平台用户的打赏。

其实所谓的打赏/话费赞助实际上就是月卡购买。平台上大部分游戏都是可以免费下载的,比如巨人网络的《月圆之夜》等部分游戏是需要购买buff(相当于购买会员)才可以下载的。

付费的金额还会发生浮动,每隔一段时间打开赞助页面,会发现赞助所需的金额都会产生±1元的变化,游戏新知在询问客服之后也仍未得知金额变化的原因。


在扫了支付宝付费码后,显示收款人是一家建材五金店。可见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连线下店付款码都用上了,这也是在网络博彩收款中普遍使用的付款模式。

从平台对用户一再强调「不要到处炫耀游戏内容」可以猜测,想要将平台做成大DAU的产品几乎不可能。

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音像、计算机软件等作品法,违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所以理论上来讲,只要通过破解游戏盈利达到一定的金额,也就构成了侵犯著作权罪。

在平台运营的QQ群公告中,显示《元气骑士》《神庙逃亡2》《地铁跑酷》(另一个群还疑似提到Ohayoo的《我不是无双》)几款知名游戏都因为侵权的原因下架,并且表示之后不再更新。

Q群公告

如今在Q群上依然是此起彼伏地「求《元气骑士》3.2.0版本」,也有不少用户在用修改器修改数值后将游戏画面上传到Q群中来。平台也依然每天在上架新破解的游戏,对正版游戏的侵害,平台及其用户都难咎其责。

早在2013年,葫芦侠修改器、烧饼修改器就一度非常流行。如今不仅他们还都健在,同时也出现了像GG修改器等新产品。以前它们只用来修改真正的单机游戏,如今连《江南百景图》这样的游戏也都可以进行修改。

用GG修改器对《江南百景图》的数值修改

部分用户对《元气骑士》的数值修改

使用修改器的学习成本也很低,在视频网站上随意一搜就有几乎上百条的使用教程,最多数个小时就可以学会修改器的使用。


包括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很多商家也都到处打着破解游戏的旗号在进行售卖,其中真假掺杂,有的只是私服游戏,也有的是正儿八经把破解游戏作为商品在售卖。

在专门提供破解游戏下载的平台出现后,甚至有人将平台的下载地址和Q群作为商品售卖,连破解游戏这个圈子都会有黑吃黑的现象。


在这么多年之后,游戏破解依然能够不加掩饰地出现在所有玩家的视野当中,而且丝毫没有消亡的势头。有游戏开发者表示,游戏大厂尚且能够支撑起这条黑灰产业带来的损失,而更多的小厂商根本拿这铺天盖地的破解游戏没有办法。

在知乎上有一个「游戏开发者如何看待自己开发的游戏被破解?」的问题,下面一条来自2015年的问题回答道:自己的游戏上线App Store一周,友盟显示充值数据已经190多万了,但实际收入1000美金都不到,连自己的官方群里都有玩家在交流破解心得。


更加过分的,当时有的安卓渠道专门破解游戏并且绑定垃圾软件二次上架,而且这些平台能够在几天内就分发给数万名用户,开发者甚至都不够格和对方达成联运合作。


时隔6年,游戏破解对开发者的伤害一直存在,但能够成功维护权益的厂商不在多数。

2018年的时候,雷霆游戏检测到蔡某在百度贴吧上发布代理充值的帖子,通过修改雷霆游戏旗下《贪婪洞窟》的数据配置文件,使破解版用户能够免费获得钻石等游戏道具,类似于倒卖游戏道具进行盈利。

比倒卖更加恶劣的是,雷霆游戏没有在这过程中获得一分钱,同时玩家支付的金钱也全数落入蔡某的口袋。后来雷霆游戏将蔡某告上法庭并索赔55.97万元,但最终法院判决蔡某赔偿15万元并停止侵权,再没有更多处罚。

就在上周,Ohayoo也发表过公告表示,涉嫌对旗下游戏造成侵犯著作权的案件已经被破获,该团队对300多款游戏进行复制、开发外挂,并发布在自建的平台上。

和上述的游戏平台一样,涉案平台中的游戏同样在游戏存档、广告投放等游戏逻辑上被进行过修改。而且该团伙还通过电商平台进行销售,统计总共获利200多万元。

破案时间也很快,从立案到抓获嫌疑人仅花了2个月的时间。

警方对网络游戏黑灰产业的打击更加严厉了,看起来游戏破解的乱象得到了好转。但这些成功案例可能更多的发生在大厂身上。

也有游戏开发者表示,想要自己进行维权往往都得不到下文。


而且游戏被破解后也不太可能向其索赔,开发者表示「最多也只能让游戏下架」,自己作为小厂商也无可奈何。

至今游戏破解的乱象的确受到更加严格的整治,但奈何这条黑灰产业实在太过于庞大,短时间内还是没办法彻底根治,小厂商的生存环境也愈发困难。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RJxvzCbsQACW533gIb2eXA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