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游戏撑这家上市公司快5年了

作者:少康、鳗鱼 游戏新知 2021-08-16 7.5k

《碧蓝航线》扛着勇仕网络已经足足走了4年多时间了。

勇仕网络成立之后相继推出休闲游戏平台《近来玩》和放置类RPG《猫咪挂机》,但都反响平平。直到二次元游戏《碧蓝航线》推出,这家游戏公司才算是被广泛关注,财务表现也走上了全新的台阶,并接而被送上新三板。

这么多年来年营收也可以说是相当稳定。2017年勇仕网络的年营收超过4500万元(《碧蓝航线》当年年中上线),到2020年的时候跻身亿元俱乐部。根据最新的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的游戏营收已经超过5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勇仕网络将《碧蓝航线》授权给发行商运营,毛利率也始终保持在96%以上的水平。


但这样的稳定日子却没让勇仕网络安于现状,从人员扩张上便可见一斑。2017年公司员工仅有40人不到,目前已经有超过160名的员工,其中超过150名都是技术人员。

他们急需推出一款新产品。

唯一的顶梁柱和退场的休闲游戏

与其说勇仕网络愿意投入更多在新产品上,倒不如说是必须拿出点新东西出来。据游戏新知了解勇仕网络下面只有2款产品,一款是授权运营的《碧蓝航线》,一款是联合运营的《猫咪挂机》。

1、《碧蓝航线》

公司存在着依赖单一游戏收入的风险。

《碧蓝航线》2017年5月上线,由勇仕网络和上海蛮啾合作研发。在2017、2018年,勇仕网络通过《碧蓝航线》取得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的99.67%和99.75%,2019年开始虽然没有公布具体占比,但也可以明晃晃看到「超过90%」。也就意味着《碧蓝航线》基本每年能够为勇仕网络创造7000万-1亿元的营收。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碧蓝航线》在海外的表现较为突出。

前几年勇仕网络来自于海外市场的营收都超过了半数,当中《碧蓝航线》自然是创造营收的主力军。

游戏国服由哔哩哔哩发行、日服和国际服由上海悠星发行、韩服由龙成网络(心动子公司)负责发行、繁中版本由金鸣发行。表现最好的是日本市场,游戏新知获悉《碧蓝航线》在日本市场的营收占比超过30%,位列所有市场的第一位。


发行多年成绩一点没有缩水,甚至还有上升的迹象,勇仕网络还是做过努力的。

2019年勇仕网络花费了140万元制作《碧蓝航线》日本PS4版本,毕竟这可是作为反攻二次元发源地的成功产品。

2020年《碧蓝航线》举办了三周年纪念活动也大受欢迎。根据AppAnnie的数据,游戏一度冲进了手游出海收入榜的第11位,是榜单TOP15以内的唯一一款二次元游戏。2020财报上也着笔了一下,「营业收入较上期增加 2349 万元......主要系报告期内的主营游戏产品“碧蓝航线” 版本更新,新增并丰富游戏内容,运营稳定,日活玩家数量与新玩家数量增加,使得游戏充值额增加。」


至今为止,《碧蓝航线》依然是支撑公司营收的关键。游戏的国服和日服都已经上线四年左右,在iOS游戏畅销榜上虽然排名波动较大,但也不时能够进入榜单前列。


2、《猫咪挂机》

2016年上线的《猫咪挂机》是一款放置类的休闲游戏,由勇仕网络和未知未来联合运营。

在勇仕网络的财报中「联合运营」的收入对应这款游戏的收入的话,可知这款产品创造的营收非常少,2017、2018年的收入分别只有10多万、2019年就仅剩5万多了。

联合运营游戏的数据从2020年开始不再录入财报中,《猫咪挂机》上个月也已经在App Store上下架,8月19日游戏将会正式停运,勇仕网络的营收结构也变得更加单一。

具体来看,公司通过授权运营(也就是《碧蓝航线》)实现的营收占比已经保持在99%以上,到了2021年H1,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100% 。


储备了一款战斗二次元

出于对坐吃山空感到焦虑,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勇仕网络在研发上的投入从800万级跃升到了3400万级,今年更有可能突破4000万级。今年上半年勇仕网络在研发上的费用支出就已接近2000万,占营收的38.83%,相比去年同期提升了41.94%。

在研发人员的配置上面也从《碧蓝航线》推出那一年的37人飙涨至今年的152人,表现出大力搞研发的势头。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近2000万的研发费中有88.75%用作职工薪酬,剩余的部分主要花在了美术外包(约225万),而这部分的费用同比增长了142.60%。而根据勇仕网络往年的财报中大概可以看出,美术类岗位本身又是人数较多的岗位。不难看出在研产品属于美术内卷的类型(二次元:你礼貌吗?)。

目前已知勇仕网络在研的游戏,便是前段时间开放首次测试的手游《深空之眼》(原名《代号:弥弥尔》),这款游戏已经在2020年4月拿到了版号。

勇仕网络登记的软件著作权中,还有不曾对外透露的《神隐少女》和《银白权钥》(也有可能是其他游戏的一部门功能,《深空之眼》中的武器叫「权钥」)。《神隐少女》登记日期在比《深空之眼》更要遥远的2019年11月,恐怕这一项目的推进并不顺利;《银白权钥》则于今年5月登记,似乎和《深空之眼》颇有关联。

下面就来谈一下有望最早上手的《深空之眼》。

《深空之眼》是一款末世设定的二次元动作手游,截至目前在TapTap上有14万人预约,评分7.7分。5月份进行了首测,着重强调的战斗机制和共斗机制。


首先是有些“用力过猛”的「打击感」和「三人同屏战斗」战斗机制。

为强化角色在攻击时玩家收到的打击反馈,《深空之眼》在镜头抖动上下了不小的劲,以至于测试中所有角色的每次攻击都带有不同程度的镜头抖动,严重影响画面表现和动作体验。但奇怪的是,同为打击反馈一部分的打击音效却显得有气无力,无论使用哪种重量级别的武器,其表现也只是简单的“乒乒乓乓”打铁声。


另外官方在游戏介绍中特别指出的「三人同屏战斗」并不如人意,原以AI队友共同战斗来营造羁绊感的设定有些弄巧成拙,玩家的实际体验反而是「三人各自为战」。

《深空之眼》的战斗队伍中最多可一次上阵3名角色,每次战斗玩家只能操纵1名角色,并且无法切换操纵其他角色,加上地图扩大、怪物投放分散导致在战斗时玩家难以顾及其他角色,团队作战的互动性和效率都较差。每个角色的大招的只能依次单独释放且动画演出中玩家只能干看着,因此严重打乱玩家的操作节奏,也成了“用力过猛”的因素。

当然目前游戏还处于开发初期,若在后续开发出现“由真人玩家替代AI队友的副本”也未尝不是同屏共斗的另一解法。


游戏整体感受有些“用力过猛”,在单个角色的动作细节打磨却“恰到好处”。

《深空之眼》的动作系统由普攻、闪避、3个可替换的普通技能以及1个终极技能组成,这些动作之间可以相互打断,测试中展示的角色也大多拥有自己的特色技能,因此可以延伸出更多连招套路,根据不同场景搭配不同的人物、技能也使得游戏有了策略深度。

这款游戏在玩法上可圈可点的还有它紧凑、爽快的战斗节奏。

游戏中角色连续不断的连击会提升战斗评分,反过来被攻击或中断连击则掉分,随着评分的涨跌还加入了“评分越高伤害加成越大”的机制,以此鼓励玩家在规避伤害同时积极进攻。

而负责引爆爽点的「修正空间」机制被设计成了类似时间停止的效果,在玩家攻击累积“修正值”到一定程度时便会触发这一机制,在「修正空间」被触发期间怪物会被定身,无须顾虑被攻击的玩家便可以肆意攻击。


在二次元游戏末日废土题材林立的情况下,可以看出《深空之眼》是想在动作领域打出名堂的,与之同时,继续保持勇仕网络在游戏人设细节上的打磨也成了该作品突围的关键。

2亿理财产品,2000万拿了个LP位

大概从2020年开始,勇仕网络开始有了较多的对外投资。但他们似乎更倾向于购买理财产品,根据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他们用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了理财产品。而做投资仅用了理财十分之一的钱。

一是花了2000万元拿到了诺惟合悦2.39%的LP席位。诺惟合悦(全称:厦门诺惟合悦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家投资公司,游戏新知在4月份的时候也有聊到过,是一家与吉比特关联的创业投资公司,主要投资的公司是未上市企业。


诺惟合悦的LP阵容堪称豪华。在成立之初,吉比特认缴3.5亿成为第一大LP;腾讯紧跟其后认缴金额达3亿元人民币,占总认缴金额比例38.86%。而青瓷数码、勇仕网络、天盟数码和真有趣科技等分别认缴金额为3000万、2000万、1800万和1000万,黄希威也以个人身份认缴500万。

二在对外投资中,勇仕网络花了24.63万投资厦门松月。

根据企查查上的资料显示,勇仕网络持有厦门松月3.86%的股权,这么算起来这家被投公司的估值大概是638万左右。


厦门松月成立于2020年4月,目前公开的游戏只有《进击的堡垒》一款,该游戏可能是一款中轻度的策略游戏。

《进击的堡垒》的背景设定在邪恶生物入侵的架空大陆,从展示玩法的图中可以看出游戏有“自动战斗”的机制,玩家可以通过搭配多个英雄、堡垒、战车组成不同的Build打败敌人,此外游戏中还配备产出资源的家园系统,这样的游戏体量一般不会很大。


结语

以一款《碧蓝航线》走到今天,勇仕网络已经到了迈向下一阶段的关键时刻。表现稳定的老游戏是勇仕网络坚实的后盾,现在就看这款《深空之眼》是否能打了。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Qzo94hegddsw3HFmZsdzuQ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