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分钟》演员和总监 GI 采访:浅谈配音体验与开发心得

作者:Ben Reeves 篝火营地 2021-08-18 3.2k

尽管距离 2015 年在 PAX East 的首演已经过去五年,我们仍按捺不住想立刻体验《12 分钟》这款游戏。这款新颖的独立作品其实有着一个很简单的主题,玩家所扮演的丈夫被困在一段 12 分钟的时间循环里,拼命想要阻止怀孕妻子死亡的命运。然而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位警察到访,指控主角的妻子谋杀了他的父亲。在随后的冲突中,主角妻子死去,无论时间逆转多少次,局势总是以悲剧告终。

这款游戏除了概念十分吸引人以外,其明星阵容也相当强大:詹姆斯·麦卡沃伊、黛西·雷德利和威廉·达福在其中担任配音。Game Informer 和达福以及《12 分钟》的总监路易斯·安东尼奥讨论了这款小型独立游戏拥有强大演员阵容的原因,以及剧情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所经历的演变。


GI:首先能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这款游戏吗?其最初设想从何而来?

路易斯•安东尼奥:我的目标是探索「认知累积」这一概念。如果在游戏里,你有这样一种不断丰富起来的信息,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我意识到,实际上,最有趣的方面不仅仅是破解密码打开某人电脑这些事实性的东西,还有人们所累积的对彼此的了解。

这更像是一个讲述亲密关系的故事,要试着不断去了解他人。鉴于游戏本身不会告诉人们该做什么,所以玩家还需要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信息。这一切都发生在一间公寓里,一对夫妻,一名闯入者,以及一个被打破宁静的夜晚。从这一刻起,这三个角色的故事逐渐展开,当你经历一次次循环时,你会看到故事的不同层次,了解更多他们的经历和动向。



GI:威廉,你是如何参与进来的?

威廉•达福:简单说,是路易斯向我推荐了这款游戏。我从事过一些游戏相关的工作,也喜欢为游戏配音。我喜好比较广,其中配音属于比较特别的,因为它非常自由,通常你在加入一个项目时,已经有人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开发。在路易斯这个项目里,他会给我描绘他想要的效果,然后我基本上需要运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比如声音表达)来帮他实现目标。这就像一种导演与演员之间的互动配合,我很喜欢这种形式。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他会「问」到不同的情境,我必须反应很灵活才能给出「回答」。有时我需要做心理上的准备,有时我只是在做纯粹的配音工作,还有的时候我需要根据他想在游戏内实现的效果做出「回答」。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即时性质也相当令人放松的合作方式,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GI:你刚才说自己参与过其他游戏项目,我想起了《超凡双生》,这或许是你参与过的最引人注目的一款游戏。请问是什么因素在吸引着你不断参与游戏制作?游戏有什么让你感兴趣的地方吗?难道它们激发了你在其他工作中体会不到的表演欲?

威廉•达福:我并非刻意参与各种游戏制作。我参与过很多工作,不过当有人带着一个充满激情的项目来找上门,并且激发我的兴趣时,我就会乐意参与进去,帮助他们实现目标。我得做个说明,「时间循环」这玩意儿有点让人烧脑,它其实不太能激发我的表演欲,但我确实喜欢这个设想:你积累的认知越多,就会越发意识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存在。

此外,路易斯提到的「认知累积」在游戏中还有着更基本的表现形式,如果大家保持清醒的头脑并投入其中好好体验这款游戏,你会发现它对你的行为和思维方式的反映是相当有趣的。


GI:和大卫·凯奇一起工作是种怎样的体验?与你现在的工作有什么区别吗?

威廉•达福:人们对那款游戏做出了不同的反应,我的意思是,两款游戏之间有着很大区别。在《12 分钟》里,我们基本上就一直在疯狂录制。此外还有一个不同点,《12 分钟》是俯视角的,所以渲染方式也略有不同。

当初与大卫·凯奇合作那会儿,我们用的是动捕制作,开发人员记录下演员动作产生的数据会用以打造游戏角色。而在《12 分钟》里,我们基本上是纯粹用嗓子工作,不太参与游戏画面的开发部分。我们在录制时,虽然需要注意呼吸、发力以及注入充沛情感,但实际上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表演。但在《超凡双生》里,我们要用动作捕捉的方式完成整个演出。

GI:你如何描述自己在《12 分钟》里所扮演的这名角色?什么原因驱动该角色如此行事?

威廉•达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只根据单纯情境在演出。他是一位闯入者,这甚至就是他的名字,其部分故事会在后续逐渐揭晓,根据玩家的不同选择,他会发展成截然不同的角色。

路易斯•安东尼奥:想在不剧透的情况下回答这个问题还真是有难度。

(达福笑了出来)


GI:好吧,这些就是你能够透露的全部内容吗?剩下的只能由我们自己去玩游戏探寻?

威廉•达福:嗯,我想我说的已经够多了。

路易斯•安东尼奥:不,不,不,不,威廉的回答其实恰到好处,而且全是真话。不过这款游戏的核心就是去获悉角色及他们的动机,所以直接问他们的动机就有点 ……

GI:懂了,那我们跳过这个部分。请问这名角色会发生变化的设定,是原本就已经存在的,还是威廉加入后才有的?

路易斯•安东尼奥:威廉的加入确实带来了变化。在他加入我们并为该角色配音之前,我对这角色其实相当陌生。正如威廉一开始所说,这款游戏里的角色都是讲述故事的工具,但我想,一旦他们有了声音,并且通过两位演员的互动产生碰撞,此时的角色才算真正拥有了生命。不到这一步,我都不算真正认识他们。


GI:威廉,你觉得自己有为这名角色赋予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威廉•达福: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临时加入的,几乎没时间做多少准备。基本上,我就是在疯狂地录音。虽说我了解每一个场景,知道角色们的意图,但这不同于传统的表演模式,没有任何会限制你发挥的东西,你需要展示的是自己的形象,可以任意发挥。

我走进录音室,让感觉带着我走,让导演引导着我,配合着其他演员。我想这又回到了刚刚你问的有关「吸引力」的问题上。这是一种非常轻松活跃的工作方式,我不是在做选择,而是在以多种不同方式去做出反应。我不断地代入其中,又脱身而出,还有机会去表现同一个人物的不同版本,相当好玩。

当你拥有这种灵活度和自由度以后,事情就会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因为你只通过声音来表达,你可以千变万化,可以是一头会说话的鲸鱼,也可以是一位 500 磅重的变装皇后。你可以成为一切。


GI:所以你的意思是,这角色其实是一头鲸鱼?我没听错吧。

威廉•达福:(笑)没错,你就这么想吧。

GI:威廉,你玩过这游戏了吗?

威廉•达福:还没。游戏不是还在开发中吗?

路易斯•安东尼奥:差不多完成了,快了,快了。

威廉•达福:我必须承认自己乐在其中,虽然我算不上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游戏爱好者。很多年前,在我儿子还小的时候,我记得有很多很刺激的刺猬主角的索尼克游戏,那就是我对游戏的全部理解。

GI:请问你真的和黛西·雷德利以及詹姆斯·麦卡沃伊合作了吗?你录音的时候他们也在场?

威廉•达福:我们不在一个录音室,因为疫情还没结束,所以大家用的 Zoom。他们当时可能在英国,而我在罗马,他们在路易斯向我提这款游戏之前就已经加盟了。他们真的为这款游戏增色不少,毕竟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我知道他们对质量的要求,心想要是能与他们一同演出会很有趣。事实上,我和黛西一起合作过一部电影,她非常有才华,也非常聪明可爱,是一个有趣的人。我承认,詹姆斯和黛西的加盟是吸引我参加这个项目的原因之一。


GI:你是否觉得游戏带给你的挑战是其他表演所不具备的?

威廉•达福:你知道观众是看不见配音演员的,只能听见声音,这和其它表演不一样。当我把一切都投入到自己的声音中时,真的很享受那种紧张与专注感。看着画面里的一切动起来时,我需要去寻找一种平衡,不仅仅只有一种自由落体式的自我释放,还需要时刻认识到有其他元素在与我互动。

录音不像拍摄,我们不需要那种镜头意识或标记之类的辅助,虽然这些东西可以帮到我,但也会限制我。你面前只有一个麦克风,基本上你只需要闭上眼睛,然后任其发展。

GI:我挺擅长「任其发展」的。

威廉•达福:这份工作非常有趣、流畅且自由,因为它如此多变,就像有一位无形的向导在你耳边低语,告诉你「去这边;去那边;这种情绪再多点;快靠着他;快退后」。他们在你耳边低声指导,而你试图用自己的声音将这些表达出来。你并非在展示什么,而是在试着想象,并让脑中所想通过声音呈现出来。这个过程就像一场华丽的炼金实验。





来源:篝火营地


原文:https://gouhuo.qq.com/content/detail/0_20210816164329_lz4g9s81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