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6.4亿买下仙剑所有权,中手游真的亏了吗?

作者:依光流 游戏葡萄 2021-08-19 10.3k
8月5号,中手游以6.4亿港元收购大宇资讯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剩余股份,以及《仙剑奇侠传》IP大陆地区所有权益。此前,中手游在2018年就以2.13亿人民币买下软星51%股份。有一些业内人士觉得,中手游此次交易「买亏了」。

看到这则消息的第一时间,葡萄君也产生了相同的疑问,为什么中手游要花这么多钱完整买下仙剑IP?疑问背后,其实是在行业很多人认知里,仙剑IP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大的价值了。


在众多仙剑IP授权改编手游里,腾讯于2014年推出的《仙剑奇侠传手游》和中手游于2015年推出的《新仙剑奇侠传》曾获得过不少 “籼米”认可。因这些早期改编手游的成功,仙剑IP开始在大陆地区进行大量授权。

不过后来这一批仙剑IP改编游戏质量参差不齐,而仙剑系列正作也正经历了一个口碑的低谷期。因此无论玩家还是行业,多少都觉得这个IP被过度消费了,甚至在一些仙剑老粉的心里,还会冒出「不如让仙剑善始善终」的想法。

然而让我比较意外的是,中手游对完整收购仙剑一事感到非常满意,而且早有布局。他们不仅觉得不亏,还把收购仙剑IP视作自身战略发展的一个关键节点。

简单来讲,仙剑IP立住了,中手游的IP游戏战略布局和市场机会就更稳了。为什么中手游对仙剑IP的判断,会与业内的一些人观点差异巨大?近几天,我们了解到一些具体缘由,以及中手游目前在仙剑上准备的手牌。

01:中手游对IP的执着

在游戏行业野蛮生长的2014~2015年,业内曾掀起过一场对IP的争夺战,短短一两年时间,市场上能买到的国内外IP就被一扫而空,如日本死火海等国民级动漫IP,甚至被多家瓜分游戏改编权,战况十分激烈。

在随后的两三年里,随着众多大IP的难产、一波流和夭折,「IP改编游戏」在那个年代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原因在于,IP对流量来源问题的解决非常诱人,能大幅度降低起量难度,抬高产品上线前期的市场爆发力,产品还没称王的那个年代,这已经能构成一个利润可观的公式了。


然而疯抢IP抬高了市价,日本有不少IP方觉得钱多速来,纷纷抬高IP授权价,却又在监修上十分严格,导致很多授权产品研发周期过长、前期投入过大。大幅影响利润的客观门槛,劝退了很多竞争者,就现在的结果来看,从6、7年前至今,持续不断囤积IP、大量推出IP改编游戏的,只有几家巨头,以及中手游。

如果不细看,我们可能会忽略中手游IP游戏战略的几轮递进和纵深发展。

据了解,在2013到2015年间,中手游进入IP游戏为核心战略的阶段,将上市资金全力用于与全球顶级IP版权方合作以及与优质研发商合作研发手游产品。在2014年Chinajoy上,他们便一口气公布了包括《航海王》、《火影忍者》和《龙珠Z》等十多个全球顶尖IP和产品。

之后这些顶级IP改编上线的包括《航海王:强者之路》和《新仙剑奇侠传》等手游,更成为了当年的爆款游戏。这也是中手游确定IP游戏战略的关鍵三年。

在2016年至2017年,中手游在IP游戏战略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为IP游戏生态战略,围绕IP和研发商展开积极投资,这是中手游IP游戏生态体系打下坚实基础的两年。2016年,中手游通过直投方式参股优秀的游戏研发商,并作为战略级LP成立国宏嘉信资本来投资参股优质的IP内容平台和创作企业, 帮助中手游打造IP游戏生态体系。


期间,他们投资了包括峰果游戏、上海朗鹍、纷至互娱、海拓时代和成都聚梦等在内的十多家优秀游戏研发商,以及投资参股了包括纵横中文网、凤凰娱乐、恺兴文化、亿奇娱乐、明星动画、工力影视、灼华网络和奇树有鱼等数十家优质的内容平台和创作公司。经过2016至2017年的布局,中手游IP游戏生态体系初具规模。

之后,中手游在继续强化IP游戏生态体系建设外,内部也下决心想打造自有IP。其实在投资内容平台的过程中,中手游曾经思考过从孵化路线自建IP,试图掌握IP的主导权。但在原来并没有这方面基础和经验的情况下,自建IP的风险极大,因此这个路径在内部被否了。

而获得具备超级IP潜质的经典国产IP的主导权,并展开更多元化的自主运营动作成为了中手游自有IP的首选路径。作为参照物,迪士尼依靠IP成功运营的长线商业模式,在中手游内部高管会议上屡次被提及。

随后在2018年5月,中手游宣布完成入股北京软星51%,联手台湾大宇,围绕《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大富翁》、《明星志愿》和《天使帝国》等知名IP展开自主研发及IP全产业链开发与合作,积极拓展包括游戏、影视、动漫、衍生品及线下娱乐等泛娱乐业态合作和授权。

02:仙剑的曲折,大宇的负担

刚好在行业最疯狂的2014~2017年,仙剑IP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一个。

在这波IP潮中,仙剑系列在短短两年内接连授权了多款手游产品,拿到仙剑手游改编权的包括腾讯、中手游、百度、畅游、盖亚互娱、摩奇卡卡、西山居和昆仑万维等。而结果来看,除了少数最初的仙剑手游,这一大波授权的仙剑手游大多数没能收获仙剑粉丝的认可。这背后折射出几个问题。

首先,仙剑系列给大宇资讯带来的负担,迫使这家公司急需变现的手段来缓解。在2010~2012年间,大宇资讯每年亏损额都达到数千万人民币,即便是2011年发售的《仙剑5》年内卖出超过100万套,当年的亏损额也达到1700万人民币。


这个业绩,明显无法支撑《仙剑6》转用新引擎开发而带来的成本增量,事实上《仙剑6》最终也没能如姚壮宪所言转用新引擎。所以IP授权这一快速变现的手段,对当时的大宇资讯来说非常重要,仙剑IP手游化的对外授权也显得急切。

其次,品质追求的不到位,成了快速消耗IP价值的导火索。由于着急授权,授权管理没有落实到位,比如仙剑版权方在监修上缺乏体系化的高标准要求,来推动授权产品的质量提升,因此导致了一批劣质仙剑手游上线,一次又一次消耗了“籼米”们的情怀。

与此同时,系列正作《仙剑6》的失利,又进一步拉低了粉丝对这一IP的信任。低品质手游频出与正作水准下滑的组合,无可避免地引起粉丝,甚至是大众对仙剑系列IP运作的质疑:这个曾经的经典是否已经沦为变现工具?


核心用户口碑、正作业绩、衍生品市场反馈的多线碰壁,也让大宇本身对仙剑系列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在2017年,大宇便有打算出售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及仙剑系列,最终中手游在2018年4月入股北京软星占股51%。

而国内版号政策成了大宇资讯决定完整出售仙剑系列的最后一个要因。由于2018年以后国内版号政策收紧,而仙剑系列归属于进口IP,加之进口类游戏版号更加严格—— 从去年发放版号数量来看,进口游戏版号与国产游戏版号发放数量比大致是1:40的关系,导致仙剑相关游戏产品也面临版号难拿的问题。


对于本就在大陆市场连年收益下滑的仙剑而言,大环境限制更是雪上加霜,所以在今年4月份,大宇终于下了决心,发布公告称将出售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剩余49%的股份,以及仙剑IP在大陆地区的所有权益。

但大宇也着重强调:「透过多方管道寻找最合适的对象作为合作战略伙伴,双方的合作必须建立在良好的互信基础外,对方是否具备永续化经营IP的实力也是评估重点之一,未来除了能够让仙剑奇侠传在中国大陆取得最大资源的发挥以外,更能够放眼国际,打造拥有全球顶级影响力的华人游戏品牌。」最终,花落与大宇资讯有多年合作经验的战略伙伴中手游身上。

尽管此前种种,让玩家对仙剑的认可、好感,或是信心都在不断降低,但在中手游的IP游戏战略里,仙剑恰恰是最值得长期深耕的经典IP。如今完成整体收购之后,不仅能以自主IP的立场去运作接下来的产品,解决一些大环境限制问题,同时也更便于实施他们对仙剑IP的培育计划了。

03:回归匠心做单机正作+次世代开放世界手游

战略定位上的契合度很好理解,但核心问题在于,过去几年仙剑留下的遗患,如今中手游该如何抹平,又如何让仙剑重回经典,以及如何增加和延续仙剑的IP价值?

当然,对仙剑粉丝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仙剑系列的游戏能否推陈出新,达到国产单机顶级大作的水准。而在仙剑游戏上,中手游也做好了重点布局规划。

其一是回归匠心加大单机产品投入,努力向国产3A级单机大作靠拢。

大家都知道,目前仙剑系列正作《仙剑7》采用了虚幻引擎制作,整体产品品质都较以往几作有明显的提升。《仙剑7》立项之初曾公布过研发成本目标为5000万,而中手游入股北软后,即决定进一步提高研发成本,中手游及研发团队给予的态度很明确,就是通过足够的投入,将仙剑不断迭代迈向国产3A顶级水准,给“籼米”们以诚意之作。


今年《仙剑7》放出试玩版以后,直接登上微博热搜第一位,并收获了“籼米”们和行业的不少认可。而正作也将于10月15日正式推出,云游戏版本也将随之上线。


其二是摸索符合年轻人的表达手法。

80后和90后对仙剑系列多少都有着抹不去的情怀和记忆,然而当下年轻人,尤其是从95后开始的用户群体,对仙剑的记忆开始逐渐的模糊。要承接每一代用户的记忆,必须摸清楚当代年轻人的喜好,去传递仙剑游戏系列的新内容。

但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其对仙剑系列的IP授权、衍生内容制作,都进行了完整的梳理,内部成立了IP委员会来严格把控,抬高了整体对品质的要求。比如此前仙剑游戏与《王者荣耀》、《天地劫》手游展开的联动合作,其内容在双方对品质的要求下,都达到了能让粉丝们非常满意的水准。


其三是更多方向、更多重量级产品的布局。

现在仙剑IP改编授权更加严格,只选择对内容有追求,与仙剑IP发展思路相符的团队。

我们了解到,除了在今年Q4即将上线的的《仙剑奇侠传之挥剑问情》手游,以及10月15日正式发售的《仙剑奇侠传七》之外,目前中手游旗下成立了一个独立工作室,专门制作仙剑产品的顶尖研发团队,由业内资深制作人带队,正在开发一款跨终端开放世界RPG的仙剑新作。

此外,还有一个很可能游戏化的项目:阿里旗下游戏团队灵犀互娱在此前公开的《仙剑:缘起》内容企划,毕竟阿里不可能心血来潮给仙剑做同人作品集。

《仙剑:缘起》CG截图

04:做活IP生态,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当然要让IP增值,光靠游戏的单一途径是不足够的。中手游还在IP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上,筹备了深挖内容的策略,试图做活仙剑的IP生态。

据我了解,自从中手游2018年4月入股北软51%股份之后,中手游在与台湾大宇达成一致的前提下,就已着手与从完整的IP 内容规划、建立有效的品牌运营和多领域拓展IP经纪三个层面实施对仙剑IP进行革新和耕耘。

首先,官方已经计划补全及创作仙剑故事,完善整个IP的世界观,建立仙剑大宇宙,横向增加各代关联度,降低代与代之间的割裂感。

在北软的官网上,已上线了按时间线串起的仙剑大世界观

其次,他们还成立了IP授权委员会,对仙剑授权统一管理,梳理了仙剑的授权监修标准,改善胡乱授权的现状;有计划地开发和更新仙剑的基础图库及授权图库,重新设计立绘、三视图,并应用到将来的作品中以达到形象统一 。将IP内核与各产品进行更深度的结合。对未来4~10年进行了从内容到项目,从ACG到大众领域的多个项目的统一规划等。

部分仙剑图库资产

然后,在上个月初,仙剑官方还公开了该系列26周年的诸多IP衍生计划。

影视方面基本全线铺开,尽可能地让仙剑系列内容向更多人输出。推出《仙剑奇侠传一》翻拍版、《仙剑奇侠传前传:酒剑仙》网络大电影、《仙剑奇侠传四》电视剧等7部作品。


在衍生产品上,更多是以多元化、年轻化的方式,去扩充仙剑IP的内容池,挖掘它的潜力。比如6部作品(均为小说,其中1部含漫画);仙剑黏土手办、林月如雕像、盲盒、武器模型等多种周边产品;还有与泡泡玛特、WETA等8个品牌合作推出相关联动。


在文化内容输出上,则是拿出一系列经典的内容,以年轻人能够接受的方式进行呈现。比如《仙剑7》的主题曲邀请了周深进行演唱,前些日子举办的国风音乐会,不仅唤醒了老粉丝的记忆,也受到B站等平台上年轻用户的欢迎。而仙剑的线下国风Live也将举办第二季,酷狗举办的国潮音乐节中,也将出现仙剑的身影。


同时仙剑还在积极融入当下年轻人的审美与娱乐生活中,比如在推出二十六周年艺术典藏的基础上,官方还在尝试用从多种美术风格的角度,扩充仙剑系列的美术图库,来摸索更丰富表达方式。又如在近年火热的剧本杀领域,仙剑也推出了两个系列,还计划陆续推出三个以上的新剧本。


就连今年4月B站入股中手游的资本动作背后,也有「B站寻求多元化高品质内容,仙剑系列在尝试年轻化表达的过程中,互相契合的两者走到了一起」的原因。

总体来看,中手游目前对仙剑IP的运作目标非常明确:不遗余力地将其塑造为能承接上一世代玩家记忆,同时能延伸到新时代年轻人文化中的经典IP,简言之,就是唤醒用户、圈层扩张,以及高质量变现。

05:被低估的经典IP

其实把这一系列动作串联起来,我们已经能看到中手游对仙剑这个IP的执念了,而且他们的思路也符合当下用户、市场对内容和品质的追求。俨然,不论是《仙剑7》、新产品,还是其他品类繁多的IP运营内容企划,都有待时间的进一步验证。

不过我觉得中手游已经习惯了花时间和耐心去等待某个成果,毕竟拿IP这件事他们坚持了至少7年,如今等到了《航海王:热血航线》、《斗罗大陆:斗神再临》和《新射雕群侠传之铁血丹心》等一众IP游戏的畅销;对于「 拥有一个重量级自主IP」这件事,他们盼了6年,期间能铺的产业链,能建立的内部体系,能投入的资源,都基本就位了;仅仅买仙剑这件事,他们也等了3年。


拥有这样的超级IP之后,倘若能以高标准不断推出能够延续其生命力的内容、作品,很可能会在长线上,发挥出远超常规外部IP的势能。毕竟《仙剑奇侠传》对于国人来说,始终是绝无仅有的一个经典。

从2018年以后,仙剑IP屡次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一方面能看出这个IP开始精细化运营后的成效,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仙剑这个26年的经典IP的受众基本盘和市场潜力。如果接下来仙剑能沉下心,持续创作优质的内容,相信它也有重回巅峰的可能性。

那么顺着中手游过去的战略布局来看,买仙剑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只是下个爆发阶段的起点。换句话说,在竞争寡头化的当今市场,在游戏越发成为文化载体,甚至文化出口载体的趋势中,经典IP的价值性、重要性和必要性或许被很多人忽略了。


正如游戏行业一句老话,在一个方向上做得久了,你的竞争对手自然会被淘汰,你能看到的风景也会不一样。或许如今中手游在仙剑身上看到的光景,的确与其他人有所不同。


来源:游戏葡萄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ulPhnD2hkGiYBK1y0RKIA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