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游戏公司转型中的忧患与现实

作者:Jagger、落日飞车 游戏新知 2021-08-25 3.5k

一个失败的项目


看到前公司全岗位招新信息的时候,这是肖晓的第一反应。他已经离职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起因是公司拖欠工资。

前公司这几年都在积极地转型——开发新的游戏品类。肖晓则是在比较有前途的项目组里——一款西方神话题材的SLG游戏。游戏从题材到玩法都比较全球化,公司希望转型地彻底一点,把海外市场也拿下来。

项目组的成员多数都是外招回来的,几乎都没有SLG游戏制作方面的经验,甚至连制作人大家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肖晓说,「发行起家的公司,哪有什么内部积累。」

游戏一做就是两年多的时间,在研发期间肖晓几乎每天都很晚才能下班,偶尔抽空跟朋友撸个串就算是最大的娱乐项目了。但这也是他在项目组最淡定的日子,有稳定的收入、有上线大爆的希望。

2020年8月份游戏拿到了版号,还传出了被字节跳动代理的消息。

但也几乎是拿到版号的同时,公司打算放弃这个项目。「也没有什么前兆,就是开始不发工资了,应该是公司没钱了。」公司拖欠了1个月工资,大家觉得事情可能不太妙了,拖欠2个月工资,项目组成员陆续开始辞职,没有挽留。

2021年3月份SLG项目组正式解散,这个40多人研发了两年多的项目正式宣告夭折,它甚至都还没有等到一次对外测试。

拖欠工资只是「婉转劝退」的一种方式罢了,大家都悉数收到了被拖欠的工资,此时公司同时有九个在进行中的项目。

公司失败的并不止这一个项目,2019年时也有一款末世题材的游戏上线,公司为了打响第一炮甚至还花了将近100万买苹果推荐位。当然推荐位没有买到,钱打了水漂,游戏上线之后也没有什么声响。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该公司把重心都转回了传统买量类型的MMORPG产品。短时间内应该是见不到他们的新品类游戏了。

大家都在转型

五年前大家还在往渠道里冲、在媒体上猛投的时候,都在喊「产品为王」。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说「产品为王」了,有产品的人忙着走进自己的时代,没有产品的人在慌张里布局。


当年广州游戏公司能在渠道围堵之下杀出一条路,今天自然也不会甘于退场。大家都走在了转型的路上。

公司A,买量上一直顺风顺水甚至连带着培养出了自己的买量系帮派。也正是日子过得滋润,2019年在汹涌而来的产品冲击中,他们才开始筹备组建研发团队。

2020年中他们上架了一款冒险类ARPG游戏,这款产品在iOS游戏畅销榜上就轻松进入了TOP50。没有走其他渠道,还是靠着买量的老办法把游戏推了上去,还获得了苹果推荐。

他们开始纠结iOS 30%的分成(上架iOS的游戏,流水将和厂商进行三七分成,iOS30%,厂商70%),于是铤而走险在游戏内置入了切支付操作,玩家可以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直接付款给公司A,绕开iOS分成。

iOS很快发现,并将游戏作了下架处理,这款本来会是他们转型的标杆之作的产品,在iOS上只存活了一个月的时间。

被下架前的iOS成绩

公司A的研发团队发展至今已经有100人左右,但他们不知道下一款二次元游戏是否有这么好的运气。

公司B则用了比较讨巧的办法来转型,想做二次元游戏就直接在上海设置了分公司,招收成熟的人才来做新项目。现在游戏已经在TapTap上开启了预约,还拿下了8.7分。而与此同时,广州总部的员工,半年时间少了四分之一。

「据说这家公司是老板用来做梦想的。」公司C并不算什么转型,他们创立之初就是冲着开发优质产品来的。老板还有几家公司在买量第一线,公司C被认为是温饱之后承载梦想的地方。

公司C一路走来很是跌宕。第一款产品是大IP改编之作,IP原作就因敏感问题下架,游戏发行都敲定了,上线恐怕遥遥无期。第二款产品则几经修改,连美术都大改了4次,熬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测试之后许多TapTap玩家给了个不及格的分数。第三款产品则几乎全员重组,游戏回炉重造。

好在公司C都一步步趟过来了,第三款产品的数据据说也非常的不错。

公司D可能是为数不多一直很清醒的团队,发行业务一路走得很顺但也早早开始建立了研发团队。到如今更是一连有几款还不错的产品出来。这个月发行的SLG游戏表现也还不错。但说在转型路上游刃有余也还远谈不上,公司D上架到TapTap的一款二次元游戏被玩家发现就连宣传图都是抄来的(也可能是复制的)。

公司E一直以来都在做研发,号称是国内角色扮演类领域的头部研发公司,他们在研发了数款月流水过亿的产品之后拓展了发行业务。相比前面几家公司,他们的转型重点是研发新品类。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公司E几乎没有取得什么太好的进展。得知转型的公司多数都处于焦灼之中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它的焦灼。

人才难求

广州的研发人才比较稀缺,本地的游戏公司都不够用,大厂做项目会到各个城市建办公室吸纳人才,有点资本积累的小厂也会北上招揽员工。

另一方面还有虎视眈眈的外来厂商,甚至有一些北京和上海公司专门在广州定点挖人。

一位北京游戏公司员工告诉游戏新知,因为气候、饮食和家庭等原因,广州的人才未必愿意为了更好的工作报酬往别的城市走,为了他们,公司愿意自己搬过来。

一位投资人士认为,广州这片地方从页游爆发到手游买量有太多的造富神话,反而压制了许多真正想做游戏的人才冒尖,至少在数值这一块,广州是能打的,现在市场需求有了,他们也该出来了,我们会经常来看看。

一位买量游戏公司人士表示,哪怕是仙侠武侠领域特别出彩的研发公司人才也很容易被高薪收编。

网易在广州有诸多重要的游戏项目,他们培养的员工也成了大家的眼里的香饽饽。一位游戏公司老板告诉游戏新知,有同行感慨「网易的人真好用啊!」。

这位同行在广州刚设置了新办公点,办公点距离网易侨鑫国际大厦仅有900米的距离,距离网易珠江城办公室也仅有1000米的距离,而这两个地方有数个网易的拳头产品项目组。也就是说网易的员工跳槽过去,连交通方式、住所和点的外卖都不用换了。

网易周围的游戏公司

在薪酬上,很少有本地公司能和远道而来抢人的公司相比。如在拉勾上可以看到要求相当的客户端开发,广州很有竞争力的网易开出的薪酬范围是15k-30k,而FunPlus则高了10K;如果跳槽去字节跳动,涨幅也很可观,多数从业者可以拿到50%左右的涨幅;上海敬游(Top Games)和前两家公司比有点差距,全岗位打上了顶薪来吸引人才和广州买量公司较量是足够了。

上海敬游招聘信息

更高一级的人才则可能直接被大厂投资创业,单腾讯一家就收拢了不少人才。

今年2月星辉游戏有间工作室负责人梁荣庆辞职,当时有读者告知游戏新知,该负责人会去创业而投资方是腾讯。在5月份梁荣庆的公司成立,他和团队占股45%,而腾讯正是占股55%的资方。

去年年初百奥家庭互动副总裁周剑辞职创业,新成立公司深蓝互动已经有一款《重返未来:1999》的二次元游戏在TapTap上开启预约。深蓝互动的投资人也是腾讯。

此外,位于广州的纳仕网络、暖域游戏、明昼科技和彩蛋游戏等初创公司,也均被腾讯投资。他们的产品定位和广州买量游戏公司有所差异。哪怕是更早前就创业的魂起网络,今年也让腾讯入席股东之列。

转型,迫在眉睫。

「马甲包」没有消失,但不好做了。

游戏新知曾聊过,马甲包最为主要的作用,一个是降低研发和买量成本,一个是切支付。前者是指一款游戏通过换名字和启动页(最多换一套皮)的方式表面上变了新游戏,上架iOS并在各大媒体平台投放广告,实现了低(接近零)研发成本低买量成本高回报的效果。后者则是绕开iOS官方支付省下30%的分成,一旦被发现即下架,马甲包可以分散风险。

去年,有一家公司还将4个马甲包(实际为同一款游戏)推到了iOS免费榜TOP100上。在「马甲包」泛滥时期,很多从业者根本没有听过的游戏可以轻松获得了过亿月流水。

2020年12月31日,因严控版号iOS下架了近4万款游戏。伴随而来的还有iOS提审监管严控等问题,但不足以让「马甲包」消失。

一位资深从业者告诉游戏新知,其实大家有一套纯熟的技术,类似于在包体内设置个开关,iOS审核人员看到的可能是一款单机小游戏,过审核之后再切换回原来的游戏就行。

用这样的办法,大家将游戏按照「无付费无内购」的品类上架,无需提交版号信息。过审之后通过切支付的办法做收入。

这条路是许多厂商不忍切断的重要营收来源,但确实比以前难走太多了。去年许多广州公司的iOS部门进行了一次裁员,而目前还留守在这个岗位的人也开始寻谋新的出路。

在他看来公司在认真地转型是真的,「马甲包」在渠道上几乎没有自然量可言,买量市场上没有什么竞争力。

买量市场同样不好做。

大部分广州游戏公司的产品流水还是很高,赚到兜里的钱越来越少了。还有大量优质产品进入买量市场,成本越来越高。

DataEye发布的2020年度公司主体买量榜单中,排在前列的分别是网易、腾讯、游族网络、字节跳动,再之后才是贪玩游戏,紧跟着就是莉莉丝、阿里互娱等中生代游戏厂商。

降维打击表现在买量素材上,如今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3D素材、CG动画、甚至有的视频素材单拎出来作为影视作品也不为过。

如莉莉丝在《Warpath》的品牌片《SHOWDOWN》中负责了故事创作、分镜、选角、拍摄等一些列工作,甚至飞到乌克兰和当地的POSTMODERN等公司一起完成拍摄工作。

哪怕是在明星代言上,你们请老牌港台艺人,他们请现在最火最有流量的明星。

网易不同版本的《梦幻西游》请了杨洋、龚俊、张艺兴、彭昱畅等流量小生代言;腾讯的《王者荣耀》请了杨幂、李现、易烊千玺、宋茜;腾讯《和平精英》请了迪丽热巴、杨超越、王一博、华晨宇。大厂在游戏的明星代言上放得开,请的明星类型定位各不相同,所触及的用户群体更加广泛。

媒体平台日渐成熟,投放也变得没有那么难了。

阿里互娱在2021巨量引擎游戏大会上分享到,阿里互娱的买量团队仅有2人,操盘金额却破亿。莉莉丝游戏广告技术中心负责人江锐也曾提到《剑与远征》在宣发时期仅有两名优化师,《万国觉醒》投放期也是两名优化师带着几个实习生完成的。

一位广州游戏公司员工告诉游戏新知,如果研发商的产品不错,他们会选择自己投,测试效果不好才会分给别的公司来做。

想要在这个战场上留下来,游戏公司需要自己能产出好的产品。

能迎来曙光吗?

大家都在想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又不免走上了一样的道路。

据游戏新知了解,目前转型的思路主要集中为几种:1.创新品类,主要是二次元、女性向游戏和SLG等品类,且框架和主流畅销游戏比较一致;2.出海,尝试一下是否可以将国内模式复刻到海外;3.买量市场上比较稀缺的品类,这类更新速度也非常快,如去年的冒险ARPG类游戏。

走别人的老路导致很多产品出来之后发现已经过时了,甚至拿下版号之日却也是死亡宣告之时;出海也有点晚,SLG还在研究《列王的纷争》怎么玩的时候,北京的出海厂商的融合玩法SLG游戏已经在全球风靡了;买量上稀缺的品类,往往投几个月就给同行追了过来,成本直线拉升......

买量类的业务营收在不断地下滑,研发成本不断上升,新产品还出不来。

君海网络在2020年净利润亏损1.7亿元,相比同期下降173%;游爱网络2020年营收几近腰斩,利润跌出5000万元。至少君海游戏在今年有了好转的势头,游爱在研发上也积淀较深,更多的游戏公司仍在煎熬中等待可能不会来的曙光。

今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广州公司开始放弃996。4399、贪玩游戏、9130、光娱网络、9377等公司都发布了调整工作安排,进入双休的消息。

一位游戏公司老板感慨,并不是所有游戏公司都跟得起。

单休未必能够带来成功,但至少能够减轻公司转型不顺的内疚感。可这样一来,似乎在这场转型大战中落后了。

「不一定会赢,但一定会想办法活下去。」


来源:游戏新知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a3CO_ykheqdIU6q8xA15P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