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9)

作者:瞿炎长 老瞿的游戏冷话 2022-06-13 26.5k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8)

第五部分 乱世浮沉(8)

“这美女是谁?”

阿松没有回答我,又连发了几张高清无码的护士装扮的美女图片:

“这是我们公司今年chinajoy展台。”

接着发了一张仅用大娃娃熊遮盖裸露身体的漂亮女孩照片。

“这是我们公司代理游戏之前的宣传。”


讲起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连夜约定在一个网游页游座谈会见面。

座谈会的主讲人之一是完美负责投资的老许,另一个则是巨人负责投资的总监邓昆,会议开始之前巨人的投资经理杨依志介绍了巨人的投资计划。会场乱糟糟的。还有创业团队像发广告单一样发着打印的计划书,估计是缺钱慌了。

根据会议的要求,人群大抵按照页游,端游分开座位。我瞅了瞅,坐在页游群的人比较年轻,而且基本都不认识,值得惊讶的是他们手里差不多都是今年上市的Iphone4。通常只有做流量的商人和夜总会的小姐手机换新最快,去年还是三星的滑盖,LG的shine,摩托新刀锋,诺基亚N95们争奇斗艳,到下一年就是一水的IPhone,还得是白色的,不然不时尚。这说明做页游紧跟潮流,还很赚钱。

我正思索着,旁边来了熟人,夜龙(崔嵬),传奇的老人。不久,阿松也坐了过来。台上的嘉宾讨论正酣,邓昆讲了巨人公司做游戏的心得(这些后来被收录为史玉柱谈网络游戏制作,非常值得阅读,强烈推荐),有嘉宾评析进口网游,国产网游和页游的区别,他举例从A点到B点:

进口网游如WOW,安排条飞龙或其它坐骑,让你欣赏风光,做着任务过去。


国产网游如征途等,就自动走过去了,只要中途不被人杀掉。

至于页游,则是点一下地图的B点,就直接到了。

全场笑,有位页游的小伙子回答说,如果点B点还需要切换大小地图,需要一段时间,用户可能已经流失了!一个用户多少钱啊!

一个用户多少钱?这是个问题,页游用户已经涨到5元一个,而一个大型端游激活用户的平均价格也涨到了20-30元左右。

当你担心获得用户价格的时候,就要想出各种降低获客成本的方法,比如今年最红的应用是微博,成为营销阵地。今年国庆期间,借势上海世博会,天涯造出了“小月月”事件,而凤姐在微博的营销言论已经超过了早期红人芙蓉姐,和空姐不相上下。

久游《勇士OL》发布会,三姐同台

直到今天微博还是大量手游的宣发阵地。

另外一个降低用户成本的方法就是IP,如之前所说的“九州”一样,虽然是小众,但是拥有长期固定的用户,会带来一部分核心用户,以这批核心用户当种子散发,辅以合适有效的手段,就会有营收的基本盘。这个方法,今天还在TapTap中使用着。

阿松做的项目是网文大IP《鬼吹灯》,开辟了盗墓流派的小说,可谓红到了极点,而能由这个团队做这个项目,则要从多年前说起。

根据新闻报道:史玉柱曾经说过,如果做游戏失败,就当账户上划掉两个亿吧。这番豪言和巨人网络上市后数百亿的市值让国内大量民营企业家动心。这个集团的老板,前后投入不止两亿元做游戏。

招了一个团队,使用BigWorld引擎,试图真正制作一个大世界的游戏,并购买了鬼吹灯的版权。这就产生了第一个问题:公司购买的是上海城漫的鬼吹灯漫画的版权,上海城漫获得的是鬼吹灯小说的漫画改编权,所以游趣并没有获得鬼吹灯小说的游戏改编授权。三方为此打了官司,结局是,公司又支付给盛大(起点)数百万获得游戏开发权,中间人是否有问题无法明晰,至少非常外行。(据报道,获得的只是3D端游的开发权,且无排他协议,也就是说别人可以做页游,2D游戏的鬼吹灯,甚至手游)

此为鬼吹灯的漫画

这个团队开发了一年多,并高价做了CG,在2019年展出时引起不小轰动,据说游戏一直做不到上线标准,和总公司产生矛盾,公司清退了整个研发团队。后来阿松带着研发团队接手项目。


无法评价原有团队的开发能力,但是有几点可以估算,《征途》是在有完整上线研发经验团队,使用了1年做到测试。而鬼吹灯团队首次使用Bigworld,难度要高,两年出对外测试版是必要的时间,这可能不符合投资方的预期。

游戏首次对外测试的时候,无可避免的有各类问题,这在蜜月合作期过去后的资本方看来会有更多疑惑,越外行的越难以说清楚。换人似乎是意料之外而又是情理之中,但是正因为外行,更不懂得所谓“接手”的难度。

在传统行业,做到一半的东西,如开关,如家具,都还有零部件价值,都凝聚了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即使损毁,也有“残值”,游戏行业不是这样,做不出来一文不值。


我曾经举过例子:

中途接手一款二次元游戏,你得到的最有价值的是装着立绘PSD源文件的硬盘。

而接手一款3DMMORPG,你得到的最有价值的是那块硬盘。

阿松得到的确实只有一块硬盘,花了几个月,想从留下的资源和代码中修改走不通。阿松建议用自己的一套方案来接。这套从底层到服务器的方案比不上高级商业引擎,也出过多款上市游戏,功能全面,性能稳定。这是可靠的做法,至于策划,不要像之前的版本,刻意的按照原著设计关卡和任务,更当一个网游去做。(说白了,鬼吹灯是个吸引人的IP,适合改成游戏适合单机动作类冒险,而不是mmorpg)

阿松问我:“大IP,投资方坚持做游戏的信心,完整的解决方案的团队,参与做这个项目吗?”

我就问了一个问题:“那美女是谁?”

正说着,高跟鞋咔咔的响声符合多普勒效应由远及近的3D音效传来,而光滑地面的漫反射出几个高挑的美女。为首的美女嗲嗲的说:明年CJ站台,先预定我的姐妹哦!

阿松笑着回答:“我老婆,lawful wife ”

另一个SG,不是他老婆

据说上一版《鬼吹灯3D》研发费用花了数千万,无法确认。到了预定测试的时候,市场商务人员招聘了不少,但游戏没了,又去代理韩光软件的《创誓记》,《创誓记》原名Aika,各方面都是那一代韩游的标配,有些出彩的地方,到了09-10年,国内更倾向于自研,对大型韩国mmorpg热衷度已经降低了。

公司获得代理,请财经主持人叶蓉主持发布会。

叶蓉主持节目最著名的一张照片

积极筹划运营事项,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这款游戏是可以做的起来的。

有几个必备条件:

1-众所周知,韩游对外挂的防御力不足,要中韩双方应对解决,中方需要有技术团队,韩方要能随时待命,释放部分权限,应急管理。(到端游后期,外挂及工作室更专业化,势必要重视)

2-市场运作不能大鸣大放,像永恒之塔,奇迹世界这类游戏铺天盖地的做广告,要精细化一点,要细分一点。比如开试点城市并实机进行玩家测试。

3-要和韩方确定后续版本内容,开发进度和版本更新时间,做长线运营准备,才能长线收入。

现实看到的该运营部门做法是,广告可劲的投,各地代理商玩命的招,chinajoy的展台,几百万搭,高质量的服务器,尽管的买,让合作方吃饱才能合作愉快。

可记得背后的海宝?

营销方面,裸体毛毛大熊配裸体大胸女,性感护士站台拍拍照,饥饿营销测试号,软文硬广天天嚎。

这些,怎么看来都是早期或中期代理网游的宣发方法。

市场变了,玩家也变了。


当游戏上线后,第一天爆满,第二天流失大半。这在意料之内,玩家习惯套路的韩游,晚上去味道没有大变化,自然会走掉。

然后,外挂出现,游戏不平衡,韩方反应不快,处理更慢。

由于外挂和bug,导致玩家升级过快,游戏进度完成太快。

由于需要处理bug和对付外挂,后续功能来不及开发。

由于没有新玩法,玩家不断流失

由于玩家不断流失,收入不断下滑……

几乎和五六年前折戟的韩国网游一样的顺序,一样的规律。

这说明什么,决策方外行,执行方过时。

那么谁得到了利益呢?

韩方肯定没吃亏,过了两年又授权给了一家新的公司。

在2010的CJ上,组织了成排的护士也拯救不了日益下滑的收入,再代理一款,这次选中的是中华网龙的《勇者之歌》,2.5D的mmorpg,张罗准备,准备下一年测试。


2010年1月初的《阿凡达》创造引进片票房纪录,达到13.36亿之多,以一己之力提升了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的规模。年末《让子弹飞》上映,各种桥段画面成为今天的梗图和改编素材。12月《非诚勿扰2》也上映,评价远不如1代,但是票房要比前代高了50%,这是因为整个市场在扩大。

通宵排队抢和平影都100元的票800元随意转手

端游还在增长,只是增幅的部分被几大家拿走了,留给中小厂商的余额越来越少。

2020年的手游行业如2010年的端游行业,那些大举进入的投资,公司,研发,运营所犯的错误,其实没什么区别。

2011年1月21日,微信1.0测试版悄悄的发出,小米的米聊推出要早1个月,小米手机还需要10个月才能问世,谁也不知道这款APP的威力,谁也不知道小米后来的势力。

年会尾牙,有钱的游戏公司拿Iphone4和Ipad1拿来抽奖,如果肯加钱搞到水货的白色版的iphone4,可太有牌面了。

我们研发部门和运营部门一起开年会,研发部门为新来乍到,运营部门则知耻后勇,礼品就寒酸了,大家本来就在两个不同的大楼的办公室,素来相安无事,看过运营计划,二月春节后开启小范围测试。

三月的第一天,正在紧张工作。

突然有个同行问我:

“听说你们公司解散了?”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9D2LMe5tBEdPDCEMsKKCFw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参与评论